僵尸粉与自媒体

僵尸粉与自媒体

  一个同事闷头在电脑前忙活。忽然他高兴地对着屏幕鼓掌,我问,你美嘛呢?他说:“前几天淘宝上买粉丝还十块钱五百个呢,现在搞活动六块钱五百二十五个呢!”把粉丝说得跟买萝卜似的,论堆儿。我很好奇,要这些僵尸粉凑数有什么用呢?

  一直记得朋友的妈妈对她说的话:“我就不明白你花那么多精神儿弄二十万粉丝高兴个什么劲儿,有那时间挣二十万块钱多好呢?没看见最近进监狱都是粉丝多的人吗?”可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我的同事还拿着身份证给自己拍照上传,又到处买粉丝。后来他说,是为了注册微信公众账号。那儿有要求,必须微博上有五百个以上粉丝才能有资格注册。

  听着怎么这么瘆得慌呢?就像一个人在墙上贴了无数小人儿,然后开始给它们读诗,不求有回应,只求自己心里装着它们。“僵尸粉”这个词太贴切了,而热衷用僵尸粉充门面的人,简直就是跳大神儿的。

  前几天,跟一个出版社朋友聊天,指着畅销书排行榜上的一本脑残书自言自语,“我就不明白这样一本垃圾书,怎么刚印出来一个月的销量就能超过好作家一部作品两年的销量呢?”出版社的朋友惊讶于我怎么会问这么低级的问题,他说:“你知道一个出版公司手底下有几千个注册号吗?”我摇摇头。他喝了口水接着说:“用这些账号刷评价,用这些账号大量回购同一本书,销量可以冲上榜首,买回来的书可以继续向外发货。其实无非是让书去网上书店转了一圈儿,可是声势就造上去了。人们喜欢跟风,僵尸推荐的书照样销得不错。”

  让僵尸过来当托儿,是自媒体的整体特征。口口声声责令我必须认真对微信的朋友说,现在是靠智能手机叫卖的时代了,你不用微信就傻了。微信的功能主要是用于分享,你点开朋友圈儿,就会觉得温暖,在家挣钱兼职可是你打开微博,到处都是苦大仇深。

  在她的强烈推荐下,我认真观察了每个人发在朋友圈儿的微信,尽管很多人只是有个电话号码,仅此而已。大部分都是转发某个页面,有孩子的人转发的多为美食和育儿注意事项,出版社的人转发的多为新书推广,娱乐公司的人说的都是今天有什么节目让大家赶紧看赶紧互动,媒体的人则是把当天惹眼新闻事件择吧择吧放上链接……当然,也有成天发自己嘟噜着嘴卖萌照片的,还有每到午夜就说孤独寂寞吃药都睡不着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