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服装设计学院的中国分校究竟有多赚钱?

大牌服装设计学院的中国分校究竟有多赚钱?

  在时尚行业,上海恒隆广场写字楼无疑是业界“最强加班楼”。在寸土寸金的南京西路商圈,背靠年入租金9.32亿元的恒隆广场,这里成为网约车深夜排队的集中地。

  时装周刚发布的秀场款、今年最流行的包包、刚火起来的潮牌,都能在这里随机出现。众多野心勃勃的商业品牌,想要占据这块时尚高地,马兰戈尼学院也是——和Dior、Gucci、Prada等奢侈品精品店成为邻居,是这家拥有80多年历史的意大利时装学院“制造时尚”的一个重要策略。

  电梯直上写字楼30层,简约的意式装饰、小班教室、橙红色家具,上海校区的教学环境和米兰老校区并无大差别。这里的外教和本土老师都是时尚行业前端的参与者,可能上午在某知名品牌办公,下午到学校授课,且手上一般都有实习机会,保证学生不与时尚圈脱轨。

  这里的教学方式跟中国其他院校不同,更注重以职业为导向,注重复刻行业内的场景,比如,打版教室是开放的,几个年级的同学可以一起做作业,一个班做外套,另一个班做裤子,有讨论有互动。“这是为了让学生在走向社会的时候,不至于在公司只管一些复印、打印,可以直接融入行业的氛围。”马兰戈尼学院集团全球执行总裁罗伯特·里齐奥(Roberto Riccio)向第一财经表示。

  凭借“入学即入行”的高效教学理念,5年前里齐奥将马兰戈尼从米兰带到上海,并于2016年新建深圳校区。自2009年加入米兰戈尼以来,他已经带领这家老牌时尚、艺术和设计学校走出意大利,将版图扩大至孟买、上海、迈阿密等地。

  马兰戈尼走出过许多时尚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如Dolce&Gabbana创始人杜梅尼科·多尔奇、Moschino创始人弗兰科·莫斯基诺、Valentino前设计总监亚历山娜·法奇雷蒂等。在中国,男装设计师张弛、女装设计师吉承,都曾就读于这所学院。近年随着时尚产业的强势回归,时尚教育院校的学生数量逐年增加,去年马兰戈尼约有学生4500人,其中中国学生超过总人数的23%。而对照米兰校区的收费,上海校区的本科阶段课程,如“时装设计强化”、“服装造型与视觉营销强化”,一次性缴纳三学期费用也达到16.5万元。

  即便学费高昂,但令里齐奥自豪的是,过去8年,马兰戈尼的营业额增长了400%。“我们做各种各样的调查,判断哪些国家可以进去发展品牌和校区,因为马兰戈尼的营收和利润越来越多,有资金去投入新兴市场,包括中国、印度。”采访中他不断提到,时尚就是一门生意,只有通晓商业,才能通晓时尚。

  十年前,里齐奥来到中国参加时装周,总被问及“意大利时尚代表什么?”如今时尚轮回,从商业和市场潜力的角度而言,中国汇聚了整个时尚产业的目光。

  2018年,中国消费者买走了全球1/3的奢侈品。咨询公司贝恩的一份报告预计,到2025年,这一比例将上升至至少45%,其中一半的销售预计将在中国内地产生。

  马兰戈尼的第一家海外校区2003年成立于伦敦,但早在2001年,它便在上海设立了代表处,对接中国留学生。

  2008年金融海啸席卷欧洲,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开始陷入长期的经济衰退,马兰戈尼米兰校区不远处,意大利最繁华的蒙特拿破仑大街上,昔日人来人往的国际精品店生意寥寥。而另一端的中国,借助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契机,在上海市政府和意大利政府的共同支持下,马兰戈尼将走出欧洲后的第一站设在上海。

  据里齐奥介绍,2000年前,几乎没有中国学生去马兰戈尼学习,2001年在上海设立代表处后,才慢慢有了生源,成立上海校区之后,学生人数增长很快,且可选择去其他分校交流,因此米兰校区每年约有400个中国留学生,主要学习时尚设计。“中国学生一开始去米兰,会觉得不适应,因为节奏太快,早晚赶系列,毕业季特别忙,而且马兰戈尼不管在中国还是欧洲,都规定必须达到80%出勤率,否则不能考试。”

  “学习氛围很浓厚,这里更像一间工作室而非校园,所有人都忙活着各自的工作。”知乎上,一位米兰校区的中国学生留言,形形色色的活动、实习、看秀,配合意大利得天独厚的时尚环境,以及面料展等配套产业的完备,“在这里,只要愿意把握,机遇便会眷顾。”

  “中国的时尚板块无非就是这十几年出来的,其实时尚是很扎实的产业,有很多系统化的东西还没有跟上。我们从发布产品的层面,很容易达到国际的效果,但是从产品、渠道等,我觉得很多中国设计师还是欠缺的,包括面料方面没有很好的竞争力。”上海时装周组委会特邀顾问朱国良(Terence Chu)告诉第一财经。

  时尚圈热衷制造爆款,但热闹的表象背后常常让人忘记,时尚最终是个商业行为。朱国良认为,怎么从一个单品到一个商品,从产品到渠道到商业模式,国内还有很多断层。

  马兰戈尼这样的教育机构看中的,恰恰是时尚产业流动中的不完美。除了艺术设计专业的常规课程,它也推出了“奢侈品品牌管理与市场营销”、“时尚买手与视觉营销”等与时俱进的高阶课程,保持时尚创意和商业头脑之间的平衡。

  2016年,历史悠久的巴黎高级时装学院(ESMOD)在北京三里屯成立校区,这是它的第23所分校,几乎与马兰戈尼深圳校区同步开幕。据业内人士透露,帕森设计学院也在国内设立了办事处。

  纽约帕森设计学院、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巴黎高级时装学院、米兰马兰戈尼学院并称世界四大时装设计学院。除了圣马丁,其他三所都在全球各地开设分校。The Pie News的一篇文章指出:传统时尚之都持续吸引着大部分学生,现有学校与新城市的合作也正在不断兴起。同时,中国学生超越韩国学生,成为时尚专业中最大的国际生群体。“如果学生选择回国,那么国际证书和‘视野开阔的全球时尚观念’都会让毕业生在全球工业中脱颖而出。”

  里齐奥鼓励上海校区的学生去欧洲校区游学一年,但他发现,他们一般会回到中国,这里的工作机会明显比米兰的更多。“学生能留在中国学习,对欧洲和中国校区都是一个好的现象,从商业上说也是如此。”

  在里齐奥刚入职的2009年,马兰戈尼只有米兰、巴黎、伦敦3家校区,全年营收约2000万欧元,十年后,校区从3家增至10家,营收达到8000万欧元,利润也从300万欧元升至2200万欧元。2018年马兰戈尼的母公司又收购了米兰新美术学院(NABA)和多莫斯设计学院(Domus Academy),成立意大利伽利略全球教育集团,让教育资源间的流动和创新更为便利。而纵观意大利知名的服装与设计院校,如佛罗伦萨的柏丽慕达时装学院、制版名校卡罗世纪服装学院,本科阶段3至4年,光学费至少在1万欧元/年以上。

  不过,国外名校要想在中国设立分校,一个难以跨越的门槛便是学历认证。以马兰戈尼为例,目前上海校区唯一一个能发放证书的,是和上海国际时尚教育中心(SIFEC)合作的“时装设计&市场营销”学位,校区也设在长寿路的上海国际时尚教育中心内。成绩合格的学生可对接马兰戈尼伦敦校区的大二,赴伦敦就读,顺利毕业者可获得马兰戈尼毕业证书及中国教育部可认证的英国曼彻斯特城市大学学士学位证书。

  里齐奥表示,目前马兰戈尼已经在所有校区的所在地,获得官方发放学位认证的权利,但中国还没有做到。因此他和团队在市场营销和传播方面做了很多努力,推动马兰戈尼有更高的认知度。“把品牌做强,60%的学生都是冲着学校来的。你没有投入任何东西,他们就会在浏览器上搜索,然后就来了。这是我们最好的生源,因为在他们心里,这个学校是无法替代的。”

  “我们跟中国的大学不是竞争的关系,他们在学术上钻研更深,我们更注重实用、练习、职业教育,对于想要走这条路的学生,是很好的机会。”里齐奥说。

  郫县红光日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