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女孩浓妆艳抹扭来扭去10岁女孩加30多个群做“

9岁女孩浓妆艳抹扭来扭去10岁女孩加30多个群做“生意”妈妈们崩溃了…

  期货初学者基本知识

  原标题:9岁女孩浓妆艳抹扭来扭去,10岁女孩加30多个群做“生意”,妈妈们崩溃了… 一入抖音深似海,

  原标题:9岁女孩浓妆艳抹扭来扭去,10岁女孩加30多个群做“生意”,妈妈们崩溃了…

  或是加数十个广告群、兼职群等,每天乐此不疲地跟各种人互动,甚至还做起了“生意”;

  “看到她对着手机抛媚眼,扭来扭去,我都震惊了。”汉口市民黄女士回想起前几天的一幕,还有些不可思议。那天她下班早,回家时意外发现9岁女儿小雪(化名)化起浓妆,像变了一个人,对着手机故作扭捏。

  黄女士仔细一问,原来小雪正在学抖音上一个视频。她嘴巴上涂着口红,跷着兰花指,跟着手机里略显沧桑的男声,不时做出举杯饮酒或娇弱行礼的动作。

  小雪称,这是最近比较火的一个短视频,她苦练了整整一个下午。“那些成人化的动作,衬着稚嫩的脸庞,看起来特别违和。”黄女士说。

  记者进入小雪的抖音号看到,她里面发布的自己几十个视频,并非都是这种风格。

  早期大多是在嘟嘴卖萌,画面也很生活化,有时甚至就是穿着睡衣录制; 后来就越来越注重形象,明显在穿着打扮上更成熟。“虽然她平时就爱美,但是没这么夸张。”黄女士有些无奈地说。

  类似小雪这样小学生扮成熟的短视频,记者在抖音里经常可见到,故作深沉的搞笑,掩盖了属于孩子的天真与可爱:

  “你有你的男朋友,我做我的单身狗,不是找不到,而是不想要”“我已经爱上你,渴望着在一起,可是我们的差距,有很大的距离……”

  “无法想象,孩子每天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那么多陌生人聊天。”近日,武昌水果湖刘女士无奈地拨通记者热线。

  原来,暑假期间她发现,10岁女儿悦悦(化名)通过抖音等APP的导流,迷上了网聊,陆续进入30多个微信和QQ 的广告群。

  刘女士介绍,她发现女儿的不对劲,是从一个快递开始。前不久,她突然收到一个快递,里面是几盒没有任何包装的彩色水晶泥。女儿称是从微信好友那买的,还打算卖几盒给同学赚零花钱。

  刘女士翻看了女儿的微信,这才发现女儿加了30多个五花八门的群:红包群、兼职群、打字群、唱歌聊天群……每个群少则二三十人,多则近百人。她从网友的名字和头像分析,发现不少人年龄均和女儿相仿。

  “她说是扫抖音视频里的二维码加的群,一开始只是为了和抖友多联系,方便互相关注和点赞。之后,又被一些抖友拉入了一些红包群、兼职群等,对方说可以顺便赚点零花钱。”

  刘女士翻看了一些群里的聊天记录,发现不少群在进入之前,要交一元到几元不等的群费,进入后还要按规则发红包。在一些兼职、打字群,一般都要求加入者在做任务前,先交几十元左右的保证金。

  由于悦悦的微信零钱里没那么多钱,她才不得不放弃。“我看到有个群里问大家微信的零钱数,有的群友一言不合就对骂,很难听。”刘女士说。

  气愤之下,刘女士将这些群全部删掉。哪知过了几天,她发现女儿通过关注的抖友,又请人把她拉回了一些群。

  “史莱姆视频0.1元一个、假吃0.5元一个、吃播0.5元一个、男生女生头像各0.5元一个、壁纸0.5元一个、动态壁纸1元一个……要买的话可以加我或者合作伙伴可儿。”这是11岁女孩琪琪(化名)在抖音上发布的“广告”。

  有的是制作过程; 有的专门用来听声音,五颜六色的水晶泥等,在手的按、插、抓等动作下发出闷声或脆响;有的视频则是在大口吃东西,里面的主角大多是成年人,并非琪琪本人。

  “这是我找‘妈咪’(粉丝较多、愿意收徒的一种抖友)买的。”琪琪玩抖音有大半年了,虽然也发了一些视频上去,但是涨粉不多,点赞人数有限。她看到一些粉丝比她多的抖音号,声称可以收徒弟并能帮忙涨粉,她就扫进去加了。

  一开始,琪琪加的“妈咪”叫可儿,推荐她买那种“6元快刷粉丝1000”的服务。后来嫌涨粉太慢,又建议她买一些“吃播”“彩泥制作”等小视频,通过作品吸引粉丝。

  视频发出后,琪琪的粉丝每天都在涨,也获得了一些点赞。“妈咪”又告诉她,可以发广告卖这些小视频,里面涉及的水晶泥等产品可以卖,每卖出去10元钱,就可以给她提成1元。

  之前,琪琪买视频花了几十元钱,为了把这些钱再赚回来,她被指点着建了一个免费视频群,邀请抖友进入一起聊天交流,不时在里面发发广告。

  有人买吗?“有,这个人就买了。”琪琪展示了一个聊天记录,一个外地小女孩转账17元买一块水晶泥,还发来家里的地址和手机号码。

  刚从云南旅游归来的李女士向记者吐槽,一路上只要有时间,10岁的女儿梦梦(化名)就在手舞足蹈,说是在练最近流行的一种手指舞,要录成短视频发到网上去。“就跟着了魔一样,一听到音乐就把两只手举起来,一会比个心形,一会双手交叉。”

  李女士说,半年前她就注意到梦梦嘴巴里念念有词,当时她以为是跟着电视里的歌舞节目学的,或者是同学间新流行的游戏。

  “有一套比枪射击的动作,看着她手指错来错去,胳膊随着节奏动,都怕她手指抽筋。”虽然知道这种手指舞的练习,可以让十指更灵活,有利于大脑开发,但当这种练习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李女士还是感觉女儿太过于投入了。

  除了在手机上跟着一些慢镜头学动作,梦梦有时在大街上听到相关音乐,都会条件反射地做起动作。“她一玩起来就没完没了,眼看着暑假快要结束了,作业还只完成了一半。”李女士说。

  而梦梦真正的关注点,显然不在于手指舞本身。只要打开手机,她跟妈妈说得最多的就是:“我今天又多了20个粉丝”“哇,又有人给我留言了。”而当李女士试图跟她沟通,加这么多粉丝没有用时,梦梦摆出了不合作的态度,认为她不能理解自己。

  记者看到,她一本正经地录了一段视频,对网友们说:“粉丝们,只要你关注了我,我就会关注你,你赞了我的作品,我就会赞你的作品,记得要在评论里面写‘回’。”在视频里,她认真地回复每一条留言,并和抖友进行了互动。

  记者进入与抖音类似的多个短视频APP发现,在用户注册时,大都有选填年龄的步骤,但并未设置年龄门槛。

  用户发布的短视频显示,不少用户为6岁到十多岁的中小学生,其中女孩又明显多于男孩。有的孩子发视频的频率非常高,最多的一天可以发十几个。

  短视频中内容良莠不齐,有骂脏话还自鸣得意的,有炫耀从国外买奢侈品的,有无底线恶搞的,有宣扬早恋的,有虐待动物自得其乐的……

  为吸引粉丝,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还有小女孩直接扮可怜,举着“我要一万粉”的纸牌,视频下方则写着:“如果你关注我就会有10个粉丝,因为我有10个号,每个号都会关注你。”

  有的孩子则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他人的“下线岁女孩慧慧(化名)的抖音账号下方,写有“师傅”“妈咪”等字样。

  这些孩子的世界都非常单纯。他们待人真诚,想法直接,更无防人之心,甚至把网络对面的陌生人都当作朋友。

  悦悦:玩了1年了,班上很多同学都在玩,我们还会比谁的粉丝多。以前我自己拍的视频,涨粉特别慢,也没人点赞。后来通过一些短视频留下的二维码,我加入了一些群,他们都会关注我,成为我的粉丝。那些二维码也很可爱,我给你看……

  悦悦:(得意)快3000人。我以前买过“6元快刷粉丝1000”,但到2000多人后又涨得很慢,我就在抖音上拜了“师傅”。我师傅可厉害了,她的粉丝有3.1万个,教我怎么做视频,还会介绍粉丝给我。

  悦悦:是的。我还卖了几盒给同学,一盒10元,卖一盒可以赚1块钱,我赚了3块钱呢。

  记者:这些彩泥都是三无产品,你有没有想过,同学用过也许会起疹子,而且还可能对身体健康有其它隐性影响?如果同学因此而生病了,你会愧疚吗?

  悦悦:太多了。以前还加过一个卖眼影的群,只要花200元买一盒眼影,就可以和群主玩“石头剪刀布”,赢了能得一部苹果手机,或者折现。但我还没来得及买,群就被妈妈删掉了。

  悦悦:当然是真的,群里有人就赢了,还得了现金奖励,有截屏的画面给我们看。

  “这些短视频里面什么都有,年龄小点的孩子缺乏辨别能力,模仿能力又强,跟着学的东西有好有坏。”在采访过程中,多位家长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有一次收了儿子的手机,他就跑去同学家,好不容易找回来,他妈妈就妥协了,怕孩子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因为隔壁一个小区就是因为不给孩子玩手机,一个品学兼优的初一女孩瞬间就从六楼跳下身亡。”

  家长们希望,在网络技术快速发展的同时,有关部门对短视频APP加强监管,严格设置准入门槛,细化内容审核标准,净化网络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