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白宇做喜欢的工作又能赚钱我很满足了

专访白宇做喜欢的工作又能赚钱我很满足了

  手机淘宝兼职平台

  ”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是很顺遂的,也一直挺幸运。现在我有自己喜欢干的工作,又赚了钱,我觉得这两点我就满足了。“

  “明明一个90后,非要留一脸胡子!还烫个方便面头(大二时)!总之真的就是个屌丝,什么鞋子在他脚下都是拖鞋!”

  那些年,白宇顶着这个糙汉造型骑着车、穿梭在北京胡同巷子里,太过“耀眼夺目”以至于现在还停留在“中戏”校友欧欧(化名)和阿伟(化名)印象的最显处。

  用《镇魂》里的流行句形容,活脱脱就是“快乐的小澜孩”本人,就连他们看剧时(被白宇“强行”要求)都觉得,《镇魂》里的赵云澜,多少就是白宇的真实写照,不仅外型和个性的契合,还包括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特殊体质。

  而大学就与之结下过命交情的两哥儿们此刻谈起“他们的白宇”,亦完全是憋不住的热情和激动。

  “后来很努力,有次排练被道具砸破头,还缝了针,缠着绷带坚持学习排练,但是长时间不洗澡(据说是一个月),我们说他,他就搓泥儿扔我们!”

  “他当上班长首先是人缘好、能团结大家 ,性格开朗,和每个同学都玩成一片,还仗义。”

  “当然不能只是靠人缘(当上班长),也要有责任心,比如团结同学拧成一股绳,催不交作业的同学排练。他以前也不是特别积极交学业,当上班长了以后,就觉得要起带头作用。”

  “我们中戏有个传统,每天要在上课前打扫教室然后把道具什么的摆好,他就以身作则。”

  “大三大四他拼命学习,可能想把精力集中在有意义的事情上,你也知道男孩子有时候就是一夜成熟,意识到一些问题就会认真起来。”

  我们放十一长假,临时决定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旅行,横穿蒙古到陕西,然后回校。当时受到蒙古朋友热情招待,也听说蒙古人很能喝,然后白宇和另一朋友决定开始就震慑对方。上来拿葡萄酒杯装满满一杯,祝酒语,各位叔叔阿姨谢谢你们热情款待我先干为尽,咕嘟,然后醉到不省人事。”

  “朋友落难,他想经济上帮助他,但是顾及他的自尊心,拐弯让朋友觉得是自己赚的钱。我觉得任何人遇到都会觉得这个兄弟值得教一辈子”

  白宇大学时期的光辉往事够集一本《故事会》,鳞次栉比串联在一起,也足够拍出一部丰富多彩、有血有肉的《青春狂想曲》了。那几年他从“小小跑偏”到“逐步靠谱”,带着一股仿佛野生的虎气和韧劲,信马由缰,过得是意气风发。

  10年一晃,28岁的白宇似与18岁的白宇重叠,在旁人印象中、老铁的眼里,甚至大他两岁的朱一龙看来,年纪依旧还是个“小白”的他,早就已经妥妥当了“老白”先生了。

  从小备受家人宠爱(尤其妈妈和两个姐姐),活泼开朗,后顺利考上中戏,又以主角出道,几年下来,白宇虽不是风头最盛的90后演员,但走得也尚算平稳,并且稳中有升。

  从《屌丝日记》,再到这段时间意外爆款的《镇魂》,几年间他能让人记得住的作品不在少数。更重要的是无论主角配角,白宇表演扎实、路线宽泛,磨了几年下来,也沉淀出了更多底蕴。所谓“入味儿”再“出味儿”,正踩在男孩儿与男人的交界处。

  其实白宇毕业大戏就当上了男主,在同窗眼里是绝对的“潜力股”。毕业后许多同学不再往圈里深耕,而他做上真正喜欢的工作,成了朋友口中调侃的“一个被演员事业耽误的职业游戏玩家”。

  几部大戏下来,白宇给许多观众印象最深的先是讨人厌的曹光,接着就是如今的“赵云澜本澜”,而他自己最为满意的,却是电影《建军大业》里的蔡晴川。蔡晴川单人着墨不多,片中篇幅较小,但实景拍摄现场给白宇带来的触动仍留存至今。

  “真的就像是把自己带回到了那个年代一样,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战士,需要去为国家去做出这种事,真的把自己带进去了。”白宇十分喜欢这样的正剧本子,亦倾心于这般扎实的制作班底,然而虽说期望如此,现下谈及剧本挑选,他也深知僧多肉少,头部资源集中,所谓“好戏”,也需天时地利人和,难得一碰。

  前两日《镇魂》收官,微博上“万鬼同哭”,皆是对剧情改编的极大不满。白宇在微博上发了长长感言,感谢搭档朱一龙拍戏三月并肩作战,坦言《镇魂》有诸多创作和拍摄制作的遗憾和不足,也一再感谢“镇魂女孩(男孩)”,“其实这个夏天并不属于镇魂,而是属于你们!因为你们才是这个夏天最精彩、最耀眼的那群人!”

  发出这样一封长长慰藉的白宇,和裹着头巾唱印度神曲、直播里秀腿毛、用言语和表情包花式“捉弄”朱一龙的白宇有些不同,但又如采访时总帮着朱一龙接话、镜头前努力活跃气氛满足大家的白宇一样——细腻之中,是共情和体贴。

  朱一龙说他“外憨内秀”,死党说他“外粗里细”,大大咧咧的表现,又总会在细处顾及他人。而那篇文章洋洋洒洒,字里行间,却也看得出这家伙外表似“白叔”,其实没有太多老道。

  他丰沛的情感总在外溢,尽管努力平衡言语,但埋在杂感中的复杂情绪也不难察觉,感叹唏嘘也好不甘也罢,对这之于某个人生节点的高光时刻,仍有许多“不足够”难表,他说“不求值否,只愿无悔”,感性与理性之间,浑然少年之气未散,不言大志,也从不丧志。

  白宇:是有人找过来,然后我团队先让我看小说。我就把小说看,我说啊……这小说也能拍得了吗?(笑)但他们说有改,然后基本上改动很大,改成两个兄弟之间的故事。然后就这方面的题材我没有接触过,我对没接触过的题材挺好奇的。就说好,就去看了剧本,然后就说去尝试一下。

  白宇:会有,多少肯定会有一些。我问我团队,我说都能拍得了吗?(笑)因为小说确实是尺度是……我觉得还是蛮大的,自认为……我自己感觉是肯定拍不了这样的,就去问他们,然后说是改成了兄弟情,那我说OK。

  白宇:因为我是一个直男嘛!对吧?(笑)所以在这方面还是多少会有一些心理上那个~

  白宇:一开始没有,就让我去看,我觉得赵云澜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更有意思一些。(赵云澜)性格有一部分其实跟我也蛮像的。

  新浪娱乐:有原著基础的影视作品会考虑它的还原度,这部分你之前怎么做准备的?

  白宇:其实我觉得精髓是在人物,不管是什么样的故事,只要这个人物还是原小说中的那个人,我觉得其实就还是蛮成功的。因为毕竟故事必须要改,而且改了很多,所以这方面不能做到最好,从我自己出发的话,当然最好的就是从人物出发,尽量的把原小说中的人物给呈现出来。

  新浪娱乐:那自己去理解这个人物,你觉得精髓的去概括一下他的话,会出现哪几个词?

  白宇:放荡不羁吧!(笑)就是一些……看似放荡不羁,但其实他内心还是有一些蛮细腻的东西。

  白宇:会有,但是我把这种情感以兄弟情的方式去处理,会有刻意加一些情感的东西。

  新浪娱乐:这次第一次合作朱一龙,两人也第一次认识,对他的初印象和现在的印象分别是?

  白宇:觉得这个人好高冷,“你好,我是朱一龙”,这样。就话很少,不说话,我就(觉得),嗯?这么高冷嘛!然后一开始就为了逗他,我就故意找他聊天,慢慢逗他,但后来其实你真的去跟他很友好地互动之后,会发现他这个人也还蛮好的,很容易跟你能玩到一块。现在,我觉得龙哥现在跟以前有很大的差距,就像你说的,他跟你也聊了很多,他以前真的是不会,我感觉不会聊那么多。

  白宇:一是对手戏太多,二是跟他演戏之后,我觉得这个男演员确实挺厉害的。他比较沉稳,演戏很稳。

  白宇:我觉得这是一个演员必备的东西,你既然选择做演员,就要去相信,哪怕是环境各方面、一些条件没有达到理想中的样子,但是你要从自身去出发,让自己首先去相信这件事,你自己相信了,才能让别人相信。

  白宇:也会有,但是这种想法会很快就会消失,因为最重要的不是去抱怨或者怎样,而是想办法把它做得更好一些。

  白宇:挺多的。整体的故事可以再弄的……就不要那么,有点简单?然后特效也有点几毛钱的感觉。我觉得整体加强的话应该会更好。

  新浪娱乐:我看的时候感觉赵云澜发挥空间被压缩了,比起原作的赵云澜,他强大、厉害的地方没有被体现出来。

  白宇:赵云澜其实削弱了很多,因为原著里边他有很多技能都削弱了,所以我们在现场拍摄的时候就会问,这个赵云澜到底是哪儿强?他到底是哪儿强?然后最后说,赵云澜就是领导能力强!(笑)对,聪明,然后领导能力强。(笑)

  白宇:因为高中,我属于学习不是那种特别好的、(偏)中等的学生,又想考一个好学校。家里人也觉得我从小在艺术方面比较有戏,比如很小的时候会看着电视里边他们打腰鼓,然后抱起一个小板凳自己模仿人家,我妈就觉得我好像还有点艺术天分!

  高中高二的时候,她说要不然你去学一个艺术,这样高考的时候还能走艺术,说不定能考个挺不错的学校。我说好吧,就去学播音主持了,因为之前对表演了解不是特别多。

  然后学播音主持学了一个多月,老师语重心长跟我说,白宇你比较适合学表演,要不你去尝试一下?我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笑),也许觉得我不适合学播音,但不无论如何感谢他,是他把我引到了表演这条路上了。

  新浪娱乐:家长是不是也有意让你走艺术这条路?比如看你从小长得也挺水灵。(笑)

  白宇:对,因为我妈自己本身也比较喜欢体育类文艺类。初中那会儿我还算算长得比较……洋气的!(笑)因为上初中是比较爱美的年纪,上学前总会对着镜子梳发型,就是喷上摩丝给头发梳起来去上学。我记得冬天的时候,老师说你弄成这样来学校干嘛,你给我去洗了去!然后我就跑到水龙头上冲了,结果出来整个头发还是那样的(竖着的),老师说不让你洗吗!我说我已经洗过了,这是被冻的。(笑)

  白宇:因为我祖籍是陕北的,然后我从小是在西安上的学,初中因为家人觉得我照顾不好自己,让我回到陕北念了一段时间,所以从西安回到陕北念书那段时间,因为是西安算是比较大的城市,不管是从穿衣服打扮,我觉得自己的审美都会高一些,大家就会觉得小孩挺洋气的!(笑)会觉得你好像还不错。

  白宇:我对表演一开始了解并不是很多,上中戏之后,一开始优越感很强,大一没怎么好好学习实话实说。

  像以前小的时候就觉得上了大学可以玩不用学习,直到上大二当了班长之后,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给大家做点样子,然后渐渐的开始去主动的去学一些东西,做准备,一些小品作业,后来做着做着觉得确实是挺有意思的,自己也挺开心的,渐渐就越来越好。

  白宇:我们班长是轮流制,不是说是固定的,加上后来我跟同学相处的关系都比较好,我们有个投票制,我就给投上去了,然后就当班长了。也许是因为大家都觉得我比较能照顾人。(笑)

  白宇:比如每次我们宿舍打扫卫生的时候,其他人都睡过头,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去打扫。 (笑)

  白宇:也没有,我觉得自己的工作应该是要去做的,比如不要迟到,或者说不要自己不去做让别人去帮你做。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自己做的,但是自己一个宿舍的人不去做我怎么办?我只能自己去做。(笑)

  白宇:没有,我上大学没有跑过组,一直在学校呆着,因为其实我们没有时间去跑组的,如果你真的在学校忙的话,因为要毕业大戏,尤其大三大四,我们总共有三个毕业大戏,没有时间(跑组)。三个戏我有两个戏都是男一号。

  白宇:没有。我当时也没有太多规划,而且我觉得身边的同学都挺出色的。比如话剧演员各方面要求都挺高的,从你的声音形体,还有你的表现,我觉得我并不是最好的,觉得身边很多同学都比我好。我记得那年人艺招演员,我们那届所有的学生都去了,就我没去。

  白宇:我开始想着就是等毕业了再看,那会儿也没有想太多。但是确实心里边会慌,因为你真的不知道毕业会干什么。所以我觉得我算是很幸运的人。也就刚毕业那会儿,因为我平常喜欢是玩摩托车,上大学的时候就有一辆摩托车,也经常出去跟他们骑车,还认识了一帮朋友,毕业的第一部戏其实是有一个车友投资的一个戏,就说让我去见导演试试镜,然后就成功了。

  新浪娱乐:真正的进到剧组以后,肯定还是会觉得剧组和你想象的样子是不一样的。

  白宇:不一样,尤其是拍第一部戏的时候,那会儿自己完全都没有准备好,什么都不懂,而且角色还很重要。我记得拍了好几天后,有次导演就喊停,说白宇你给我过来,你到底会不会演戏?就这样跟我说。当时觉得很没面子、很尴尬,我也明白自己完全没有放开,但他当着很多人的面这么说我之后,第二天(我的表演)果然就不一样了,我自己其实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但是其他人看来感觉就和之前像是两个人。在这里要非常感谢林妍导演在《屌丝日记》和《长大》两部戏中对我的帮助。

  白宇:这件事情其实也挺好的,毕竟他们记住了我演的一个角色,说明我这个角色演得还不错!(笑)当然我自己会希望去慢慢改变,希望观众能记住我演的每一个角色!但是曹光的印象是太深刻了,所以那段时间刚播完剧,我一出门都是,“哎!曹光”(指被路人认出),我说你认错人了。(笑)

  白宇:现在我有自己喜欢干的工作,又赚了钱,我觉得这两点我就满足了。因为人可以遇到自己喜欢的工作我觉得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为很多人干的工作其实并不是他内心真正喜欢干的事。其实就这一点我觉得我就应该要满足了。

  新浪娱乐:那这次因为《镇魂》而大火,看到那么多粉丝支持你,再去看“流量”这个话题,你自己是什么样的切身感受?

  白宇:我一开始觉得……还有这么多人喜欢你啊!还挺好,但也会有一点恐慌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白宇:因为以前并没有那么多的人(关注),现在突然一下子那么多,确实会感到恐慌。

  新浪娱乐:但这也是个矛盾啊,因为很多演员确实缺少机会,缺少机会是因为他过去并没有那么多人关注到。

  白宇:对是的,是这样,很矛盾,我就很矛盾。我就告诉自己,有更多人喜欢你,你可能就能争取到自己更喜欢的角色。

  白宇:我当然羡慕啊,为什么不羡慕。流量我觉得就是有人会为了你看一部剧嘛,有很多很多人会为了你看一部剧嘛。我当然会希望别人因为我出演而关注到我的剧。但我还是会按照自己的想法继续做下去,这样就好了。

  白宇:我觉得生活中越真实,在演戏的时候越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自己才能越能把控的好这个度,去演戏的度。所以活得真是挺好的,我平常也许会比现在更放松。

  白宇:我觉得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演员其实就是我的职业而已。演员职业和所有的职业都一样,只不过我们会让大家更能看到。

  白宇:当然,对于所有演员来说,肯定都想去拿到一个什么影帝影后,希望拿这样的奖(的想法)肯定是会有的,但是一步一步来吧,把自己现在当下的每一个角色演好吧,我觉得该有的就会有的,就做好当下。

  新浪娱乐:其实现在挑剧本对于演员来说也不容易。好的剧本好的团队它不一定真的能刚好碰上,有时候也难以选择。

  白宇:说是很难选择,我觉得也没有很难,因为好的剧本就是好。 但如果没有那种看着特别好的,我就在现有的里边比较一下,对,挑一个相对好了。

  白宇:我觉得算是比较成熟,毕竟我面相就已经够成熟了,对不对?(笑)对比整个90年,我觉得面相我是最老的,显得最成熟稳重。(笑)我觉得心智也算是比较成熟,在90年这一批里,从上大学或者上高中大学那会儿,我的心智比同龄人稍微成熟一点。

  白宇:这跟家庭有关系,因为我还有两个姐姐,所以从小我比较会考虑别人的想法,考虑我妈我爸我姐姐,从小养成喜欢替别人考虑问题的这么一种思考方式。所以当我遇到一个人,比如说龙哥,他比我大,但他不大擅长与外界交流,所以我自不而然会替他多说一些,或者我把这个事就多做一些。

  新浪娱乐:所以平常这么一个大家的开心果,遇到不开心的事情的时候,怎么去消化这些情绪?

  白宇:睡觉就好了。除非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我睡一觉就一般没事。没有过不去的坎。

  白宇: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是很顺遂的。而且我也知道,我一直挺幸运的了,该有的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