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全基金经理董理为“便宜”买单赚能力边界内

兴全基金经理董理为“便宜”买单赚能力边界内的钱

  做照片书挣不到钱

  兴全轻资产基金经理、兴全多维价值拟任基金董理的身上有很多标签,“学霸”和“非典型但坚定的价值投资者”是其中最鲜明的两个。在这位数学系博士看来,投资是个概率论,因此买入的资产“既要足够便宜,同时亏钱的概率很小”。

  “投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不管采用哪一种路径,只要能挣到钱就都是好方法。方法没有高低之分,但不同的方法所要求关注的点不一样。”兴全基金经理董理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作为一位非典型但坚定的价值投资者,董理更关注中期维度,即未来一到两年市场大概率是一个怎样的走向。他深谙资本市场不可能让绝大部分人赚到钱,所以选择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容忍市场短期的波动和自己短期的错误。

  “我不指望这一个月或者这两周一定要赚钱,但买入的资产价格必须足够便宜。”在董理看来,有些公司虽然很好,但是估值过高。以一颗定价1000元的苹果作为类比,如果只是出于食用的需求,即便这是全世界最完美的一颗苹果,也不可能有人愿意买单。

  而董理定义的便宜,是有横向比较的,“很少有资产是绝对的便宜,只能说我现在持有的其他资产比白酒更便宜,赚钱的空间更大、亏损的风险更小。”

  “任何时候估值都很重要,因为它反映你承担了多少风险。”董理指出,估值高低隐含了市场的乐观程度,而最终能不能达到乐观的预期是个未知数。

  在当前阶段,董理心目中的“便宜货”主要是泛消费板块中的保险、地产等行业。他认为,未来十几年,消费会特别占“便宜”。因为中国的经济结构中,59%是消费,所以消费品会决定中国未来的GDP增长,同时会成为国家政策最核心的部分。

  事实上,每个基金经理对于便宜的标准不一。比如,对于目前白酒估值是否过高,市场观点存在分歧。

  “我并不认为当前白酒股很贵,只是觉得它不便宜。现阶段这个价格我买进去,无法保证持有两到三年不亏钱,或者说亏钱的几率很小,白酒还没有便宜到这个程度。”董理坦言,自己是个保守的人,比较讨厌亏钱。

  他在去年上半年持有不少白酒股,但在下半年的时候卖掉了。当时出手的原因,一方面是觉得估值偏高,另一方面是担心行业景气度会有压力。事实证明,和经济周期强相关的白酒,在去年下半年确实跌了很多。

  作为一位“自下而上”选股的基金经理,董理非常注重能力边界,即赚自己擅长部分的钱。“在投资中,我会暂时放弃那些不太懂的板块,等哪天学明白了再去投资。”

  在拓展能力圈这件事上,董理从未停止努力。以游戏行业为例,起初不玩游戏的他,不能理解用户的付费行为。为了弄懂背后的商业模式,他下载了当时最热门的两款手游,亲自体验了半年时间,终于明白背后的痒点是什么。

  “谈投资之前,首先谈的应该是常识。”董理在投资任何行业之前,都会要求自己先弄懂产品,同时了解消费者为什么购买。“我了解的行业越多,能力边界就越宽,可以投资的方向就越多。当然,我会优先学习那些长期来看比较重要的板块。”

  消费电子是董理近期在研究的新行业之一。当前消费电子板块中,比较热门的主要是智能手机,但董理认为这个领域很快就会泛化,无线耳机、智能手表以及其他AI电子产品会成为重要的消费支出。“消费电子是我长期看好的行业,会在价格足够便宜的时候买入。”

  此外,随着董理挂帅的新基金——“兴全多维价值混合”刚刚提前结束募集,在不超过50%的基金资产可以投向港股市场的条件下,教育行业也成为他重点关注的板块。“A股的教育公司估值普遍偏贵,而港股的教育公司估值要合理得多。在解决能力边界的前提下,我比较期待投资港股的教育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