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身价14亿美金他是一位期货交易员程序化交易

个人身价14亿美金他是一位期货交易员程序化交易奇才

  期货实物怎么交割

  David Harding(大卫·哈丁),一位荣登《福布斯》财富榜的期货交易员,也是英国投资界与金融市场赫赫有名的人物。目前,David个人身价高达14亿美元。

  没有任何金融背景的他,原本一心想踏入华尔街投行,却处处碰壁。但他没有气馁放弃,靠着极为理性的科学头脑,切入擅长的研究分析领域,在金融投资领域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他选择在70年代中期在期货市场开始了自己的投资生涯,这一领域直至80年代还是投资界的“荒蛮之地”,甚少被专业投资人涉猎。

  1985年,David Harding成为Sabre Fund Management的期货交易员,Sabre Fund Management是英国首批商品交易顾问(CTA)之一。David最先预见了计算机将在金融投资中大展拳脚,他利用自己的科学背景设计了期货市场的交易程序。

  David在1997年创办温顿资产管理公司(Winton Capital),主要从事商品交易顾问业务,起初仅有3名员工、管理不到200万美元的资金,如今不仅业务版图遍及全球,管理资产规模更达280亿美元,成为欧洲第四大避险基金公司。

  2018年3月,David Harding被《福布斯》列为英国第29名亿万富豪,身价高达14亿美元,他所管理的基金,在过去15年中,有14年都取得正回报,年化回报率更高达15.76%,业绩打败市场上不少知名的股票与债券基金。

  说他是“最不像投资家的投资家”,绝不为过,David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主修的不是金融相关科系,而是“物理”。他在接受专访时表示,虽然毕业于物理系,但由于从青少年时期就常看着父亲做投资,所以在大学毕业后,首选就是进入华尔街。

  “在华尔街的投行工作看来光鲜亮丽,这一直是我的梦想,想不到却屡遭拒绝。”当时美国金融界,对于像他这种非商学院、研究背景出身者兴趣不大,David瞄准华尔街寄出了十封求职信,结果全遭回绝。

  剑桥毕业的David不久之后在一家英国券商Wood Mackenzie的债券部门工作。几个月后,美国之外的第一家期货交易所—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开张。“我有幸从此在交易所当助手。这就是我在欧洲金融期货市场的起点。”

  他在交易所整天画各种图表。每天上班,David都要亲手画出上百张关于期货市场的线图,整整画了两年。他坦言,那段时间颇感挫折,密集搜集资料与数据的过程难熬,不过,也让他在潜移默化之间,逐渐了解投资市场的波动真理。

  “我的那些老板都来自社会的上层阶级,但交易员都是些伦敦贫民区的聪明小子。一名剑桥大学物理学的毕业生在他们之中显得十分特别,也很受到欢迎。我当时一边画着图表,一边想象着当交易员需要时给他们做时间序列的傅里叶分析。那是一个相当男性化的环境,女孩子很少。”

  “在那之中,我看到了某种‘模式’形成,这些线图走势并非随机出现。”David将研究、分析结果透过计算机模型验证,得出了可能靠着这套“模型”赚钱的结论。

  26岁那年,David决定自行创业。他和另两名毕业于剑桥和牛津大学的朋友共同成立了AHL公司,投资策略完全依照自己设定的计算机程序判断,100%地杜绝情绪干扰。1994年,AHL被目前全球最大上市对冲基金英仕曼集团(Man Group)收购,David也在1996年离开公司,第二年独自创立温顿资本,继续运用自行开发的系统交易模型为客户操盘。

  身为公司董事长及研究主管的他,目前雇用员工超过200人,研究人员就占一半,除了极少数来自经济、金融相关领域之外,其余全是数学、科学相关博士,甚至包含天体物理学家、气象学家等等;公司内部还曾有人专门负责“雨”这件事,工作内容就是研究降雨量对芝加哥交易所农作物价格的影响情况。

  为何专找这些“怪人”?原因无他,这些人能够绝对客观地进行数据分析。此外,这些与金融或投资市场八竿子打不着的脑袋,也才能避开噪声干扰,规避人性所致的操盘误判。

  当然,即使是计算机系统也不保证永远赚钱,曾有一次,他操盘的基金在短短几个月内下跌将近32%,“多数人遇上这种情况可能会乱了手脚,但我们仍照研究结果持续买进,最后获利不少”。从这一次经验中,David更相信,超越大盘的前提,就是甩开大盘涨跌带给你的情绪影响。

  “我认为,投资时确实要少一点焦虑,多一点信念。”尤其在期货市场,必须时时掌握价格的波动,往往需要在短时间之内做出许多次的操作判断,如果每一次的判断,都因为心理或情绪的干扰而造成些微失误,累积下来,失败自然难以避免。

  “人性与情绪是最大敌人”,这是投资市场的真理之一,而David带领一群完全不懂金融市场的脑袋征战市场的故事,堪称是这句真理最经典的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