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的电工

兼职的电工

  期货开户云 安卓

  那时候农村的学校一般是没有专职的电工的,一般都是当地村里的电工负责维修,学校主要都是照明用电,基本上没有什么电器,通常是没什么大的问题的,所以学校也不配备专职的电工。

  我们上学的时候冬日里的早读和晚上上自习的时候都是自己从家里自带煤油灯,这种灯具,现在的孩子恐怕都没有见过,这里简单交代以下。用一个空瓶子,瓶盖子上打个眼,然后用一小节细铁管子插进瓶里,瓶口上露出一节管子,然后用纸或者粗棉线等作灯惢穿进去,瓶口铁管外面露出一点点灯惢,瓶里装上煤油就OK了。这种灯发出的是黄光,亮度是很差的。亮度差就差点吧,关键是怕风,那时候由于学校条件太差,教室里也是四面走风的,为了防止风吹灭了煤油灯,同学们经常又在灯的外面用纸糊了一个灯罩罩在灯上。做法就是把纸的两边用舌头舔湿,然后粘贴在一起,形成一个纸桶,套在灯上。这样下来光线就更差了。风若大点,又吹燃了灯罩,这时候教室里就是一片欢呼声,那时候最喜欢看的西湖景就是谁的灯罩着火了,很开心的。高兴是高兴了,可是眼睛受罪了,鼻子受罪了。下课后这个那个的鼻子里经常被熏的乌黑,有时甚至被烧着了头发。那时候是多么渴望教室里能有明亮的电灯啊!

  现在我作老师了,学生也用上了电棒,比电灯更明亮,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们在光线不亮的情况下学习的,教室里装了几根电棒,我就要让它亮几根!

  90年代,那时候我们国家的电器产品的质量,说实话还不行。晚上,所有教室里的灯,经常是一多半都不亮。为此我找校长,校长就找村里的电工。一次两次可以,后来村里的电工就很难请来了。

  “嗯,你也看到了,老是麻烦人家不是个事,教室灯不亮,就数你最着急,你干吧,求人不如求己”,校长说。“可是我从来也没有干过啊?”我说。

  “你大学毕业,什么干不了呢!,这样,每月给你加两块钱,以后加到五块”,校长说。

  平常,老师们家里有关电的什么问题,也有很多老师都是自己解决的,现在好了,有了我这个“电工”,是带“薪水”的,全校几乎所有的有关电的事情都来找我了。

  有快乐的时候就有痛苦的时候,万事都是这样,下面的一件事情就着实让我美美的痛苦了一下。

  那时候学校有一个电视机(黑白的,大概18寸)放在教导处,一天大风刮断了天线,我是电工嘛,接线的活自然落到我的头上。各位,电视天线带电吗?嘿嘿有些是带的。当时我也就大意了,没有提前拔掉电源就直接去连接了,后果你知道的。天线粘到了手上。我嗷嗷的大叫,拼命的往下摔,疼,一种穿心的疼从手心只穿脚底。幸好被我摔掉了天线。一看手上一片烧焦。

  作者:葛冰 贡献者:白羽毛_4695,艾尚伊芙 一、我的名字叫马贝 我的名字叫马贝。姓“马”好,马拉多納就姓马。我原来叫马卫东,后来改名叫马贝,贝利的“贝”。马贝,这名字把两大球星全囊括了。不过我们班有些同学挺差劲的,他们存心写成“马背”,还讥笑我说:“不如改成驴背,驴背更...

  徐东东发了个朋友圈:接下来一年要做一件大事,赶超以前打赌吃大蒜的大事。 我随手评论了一句:那就打赌喝崂山圣水吧。切换出微信界面准备刷微博,就看见微信有消息的提示,好小子,百年难得地秒回了。 你真的分手了? 微信消息框里好突兀的一句话,联想起前阵子赌气发的说说:我单方面宣布恢...

  群里一位地占术大师的案例,经过她的同意后发出来供大家参考。 1宫限制为当事人,2宫限制为经过转宫后的土星魔典。 2宫限制合相3宫大幸运,顺利到朋友手上之象,接下来去找应期。 限制与大幸运同时坐空,Index指向12宫小幸运。 17日寅日冲空则实,日主星又是太阳对应Index...

  爱情来的时候 都披着英雄的外衣 举着长枪急吼吼地冲进生活 宣誓要为爱驱逐那头 叫做孤独的怪兽 然而那没有见识过孤独的人 谁能说自己可以打败孤独? 然而那见识过孤独的人 谁又敢说自己可以打败孤独

  江山易改 禀性难移, 爱情这东西 没有保质期 得之欣然 失之泰然 或许 觉得突然 觉得茫然 觉得黯然 甚至疯狂 然而 一切的纠结 也必将枉然 何不坦然接受 毅然脱离 重燃爱的希望 期待下一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