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数万元种植果树却不知果园在哪市民退款受

投资数万元种植果树却不知果园在哪市民退款受阻

  宝妈在家兼职

  ■南宁晚报讯(记者 文/图)南宁的投资者张女士和陈先生与南宁市聚养天成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合作社)各自签订了一份“协议”,分别投入4万元和2万元资金与合作社合作种植果树,不过协议上的注册地址却是一栋居民楼。面对投资者的质疑,合作社表示“正在按照流程到工商质监部门办理地址变更手续”。此外,从签订协议至今,投资者也没有看到合作社的果园在哪里。因害怕投资拿不回本金,陈先生和张女士根据协议要求退回“发展资金”,被合作社以“影响到合作社的正常生产”为由拒绝。2月27日,合作社副总经理张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投资者想退回“发展资金”,需根据协议书“在不影响合作社正常经营的情况下”来执行。

  陈先生和张女士是南宁市人,此前在民族大道一家公司里做“高额回报”的投资理财项目。2017年11月5日,该公司召开“推介会”,给投资者推荐了南宁市聚养天成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张女士投入4万元“发展资金”,跟合作社合作种植果树;陈先生则交了2万元,当上“果园老板”。

  不过,在与合作社签订“南宁市聚养天成农民专业合作社社员加入协议”里,张女士发现,营业执照显示,合作社于2016年10月20日登记注册,注册地址在南宁市建政路南一里××号。不过,“我们去核实发现,查无对证”。此外,协议中标注合作社的办公地址在昆仑大道广西金桥国际农产品批发市场1期B202室,可那里却没能找到合作社的招牌,这让他们感觉合作社的信息对不上号。

  投资者陈先生和张女士向合作社询问注册地址为什么与实际不相符时,合作社声称“随时欢迎来昆仑大道的办公室当面咨询”。据了解,建政路南一里××号是一栋居民楼,2010年,被黄先生租下整栋楼做招待所。2018年以来,陆续有人上门查找合作社,让黄先生感到莫名其妙。房东杜先生也说:“没有人跟我说要在我家注册什么单位,也没有人上门来核对过信息。”

  2月26日,合作社副总经理张先生表示,合作社在钦州市租下土地种植果树,部分职员已经搬到果园办公。采访中,张经理拒绝回答合作社什么时候从建政路南一里××号搬走的,其表示,“正在按照流程到工商质监部门办理地址变更手续”。

  2月27日,青秀区新竹建政工商行政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派执法人员上门核查,一旦查实合作社提供虚假信息注册,将依法处理。

  此外,投资者张女士还发现,“营业执照显示,合作社的法人是梁某,可跟我们签订协议的人,盖的私章名叫黄某萍。”张女士说,法人具有处理事情的决定权。“法人不跟我们签协议,一旦出现纠纷,协议肯定对我们不利。”

  对于这个疑问,张经理出示了一份盖有合作社公章的“授权书”,说:“黄某萍是合作社的职员。黄某萍跟投资者签订协议得到了法人梁某的授权,只要协议书上盖有合作社的公章,它就具有法律效力。”

  记者根据协议上的地址,来到广西金桥国际农产品批发市场1期B202室,看到门口悬挂有“北京华夏助农科技有限公司”的招牌。大厅里摆放的营业执照显示,华夏公司的登记机关和注册住所在北京市。那么,华夏公司跟合作社究竟是什么关系?

  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显示,华夏公司的法人是陈先生,黄某萍则是华夏公司的一名股东。2月27日,华夏公司法人陈先生与合作社副总经理张先生一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门口悬挂的另一块“广西守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守农公司)”,是华夏公司在广西成立的子公司,张经理出任守农公司“监事”一职。合作社跟守农公司有业务合作,目前共同使用这个办公室。合作社法人梁某经常出差,因此授权给黄某萍全权代表负责合作社的业务处理。

  据投资者陈先生和张女士介绍,合作社在“推介会”上承诺,“果园有纯收益后先回本。接下来产生的收益,庄主(投资者)拿60%提成”。他们从合作社当时列举的数据来看,果园有收益后从第三年起,预期投资者将有1.2万元/年的收益。

  记者在协议书上看到,第一期果园的面积为1200亩,使用期限从2017年9月至2032年9月。陈先生和张女士表示,从签订协议至今,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合作社的果园在哪里。

  “果园所在地,协议书已经写清楚了。投资者可以自行前往查看,也可以跟我们约好时间一起随行。”华夏公司法人陈先生和合作社副总经理张先生解释说,守农公司负责租地,并提供果树种植技术和产品销售等,合作社则负责果树种植护理等。

  据张经理介绍,目前有500多人在合作社投入“发展资金”投资种植果树。随后,他们出具一份盖有守农公司公章的《土地流转租赁合同》说,守农公司在钦州市租下土地后,合作社已经根据协议约定种植果树了。

  不过,这份《土地流转租赁合同》的“出租方”没有签字盖章;“见证方”被打上钦州市某镇政府的名称,却没有盖上该镇政府的红公章,也没有该镇政府相关人员的签名。除此之外,“出租土地”一栏,还有些村民没有按下同意手印。

  华夏公司法人陈先生和合作社副总经理张先生解释称:“这些村民由于在外务工等原因,没有回来按手印,我们也正在做工作。等村民按完手印同意租地之后,见证方就会签字盖章。”

  今年1月,给投资者陈先生和张女士推荐合作社合作种植果树的那家公司负责人彭某跑路了。陈先生和张女士因此怀疑合作社跟那家公司有关联,因害怕投资拿不回本金,1月底,他们根据协议书中“投资者自愿加入、自由退出”的约定,要求退回“发展资金”。刚开始,合作社工作人员说“跟领导汇报”,后来却说“不可能退回钱”。

  “合作社接到陈先生和张女士‘退款’请求后,已经明确告知按照协议处理。”张经理指着协议书第五条说:“合作社可根据实际发展状况,在不影响合作社正常经营的情况下,为投资方办理退出手续……”

  张经理说,投资人投入的“发展资金”已经投到生产一线购买树苗、肥料等。目前,一些果树已经种植一年左右了,接下来施肥等都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投资者这时候提出退款要求,肯定会影响到合作社的正常生产。

  对于投资者的遭遇,广西金桂北斗律师事务所莫远锋律师表示:“协议里的‘自愿加入、自由退出’,跟‘在不影响合作社正常经营的情况下’等约定有矛盾。”他认为,签协议前应该先把协议内容读懂弄通。当然,如果当事人有证据证明自己受骗了,可以向职能部门反映,或者通过司法途径主张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