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为了赚钱远走他乡前往京城按照预定地址

小说他为了赚钱远走他乡前往京城按照预定地址却陷入危机

  流动加油车合法吗

  “待遇真的这么优厚?一百五十两银子啊!这可是一百五十两银子啊!”左鹏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打着卷,这可不是过去自己看的各种杂七杂八的小说,里面一百两银子就跟一百块钱似的随便乱花,扔起来和熊市股票一样。这可是正八经的封建社会,一两银子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了,自己出生入死当个卧底,最后也不过拿了十两银子。这位,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一百五十两银子。这么多银子,和自己前世月薪几十万没什么区别,不,绝对比那个还要坚挺。这可是真金白银,不是一张张纸。

  “傻子才会不感兴趣。”左鹏嘿嘿一笑,“一百五十两银子一个月,真的有这种好事?”

  “当然了。”刘先生点了点头,“我这个人什么话都说,虚话,套话,奉承话,骂人话,就是不说假话,一百五十两银子一个月,真金白银,童叟无欺。”

  “富贵险中求,活一天就赚一天,有点危险算什么?饿死在家里是最没危险的,死的也是最快的。”左鹏苦笑了一声,“您看我,能干这活计吗?”

  “我说过,我不说假话。”刘先生笑了笑,“老实说,我这次到你们家来,就是奔着你来的,不过……”他伸手指了指旁边左鹏的家。

  “我家老头子心是好的,可心眼是死的。”左鹏撇了撇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我娘又得了病,真要全家人饿死才后悔?这位先生,您就说,要不要我吧?”

  “认字就好。”刘先生满意的一笑,从袖口里抽出一张帖子,递给了左祥鹏,“上面有地址,你去京城,把这帖子递给这地址的门房,他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的。”

  “我明白了。”左祥鹏把那帖子接了过来,小心贴身放好,对着刘先生拱了拱手,转身走进了院子。

  刘先生面带笑容,站在原地看着左鹏慢慢消失的背影,一个人慢慢的从街角走了出来,站在了他的身边,“大人,这小子,能行吗?”

  “把‘吗’字去了,老左家的种,就算以前是个傻子,干这一行,也比那些蠢货强。”刘先生得意一笑,“再说了,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动了小的,老的还能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吗?这可是老左家的独苗。”

  夜深人静,左鹏把身边的包袱紧了紧,从床脚一个洞里掏出一个小小布包,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放了一些散碎银子,加起来足有二十两之多。他从里面拿出来五两银子,犹豫了一下,又放回去一两,把剩下的四两银子贴身放好。其他的就这么摊开放在床上,银子下面压了张纸条,上面歪歪斜斜的写了两个字,“治病!”。

  左鹏背上包袱,小心翼翼的把房门推开,悄悄的走到院子里,他深吸了一口气,回过头来,对着这辈子父母住的厢房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站起来一转身,义无反顾的走出了院子。

  厢房里,左坤坐在自己的床上,手里端着自己的烟袋锅子,吧嗒吧嗒抽个不停,红幽幽的火光在漆黑的房间里一闪一闪的。

  “咳咳咳!咳咳咳!”躺在床上的老伴一阵急促的咳嗽,左坤连忙把手里的烟袋锅敲灭,重重的叹了口气,躺回了床上。

  左鹏提了提身上的包袱,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城市,京城。他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哪怕是上辈子到各个剧组跑龙套,做替身,再危险地工作也没有让左鹏这样过,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决定他命运的地方。他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走向了城门。

  福团大街是京城有名的商业街,顺着宽敞的青石路一直向前,两侧都是各式店铺,店铺上挂着的招牌也是千奇百怪。

  “老板娘和人跑了,已向官府保安,掌柜的痛彻心扉,挥泪大甩卖回家娶小的!”

  左鹏随着接踵摩肩的人流迈步向前,同时小心的打量着街道两边的各式店铺,终于,他在一个店铺门前停了下来,把自己贴身放好的刘先生的名帖掏出来看了一眼,确认了一下地址,走进了店里。

  店铺里的一个老板正在低头打着算盘,听到脚步声,他警觉的抬起头来,看到走进来的左鹏,脸上立刻露出来一个职业化的笑容,“哎呦,客官您来了?您好啊,您要点什么?”

  “呃,我也不要什么。”左鹏挠了挠头,“我就想问一下,你们这是招收密探的地方吗?”

  “你怎么知道的?!”掌柜的脸色一沉,“究竟是谁派你来的?你受了谁指使?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别给我装糊涂!”掌柜的脸色阴沉的问道:“这里是朝廷重点机构,能知道这里的人绝不会是普通人!哼,年轻人,我奉劝你,你还是老实交代的好!”

  “哼,年轻人,既然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就应该知道这里并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样简单。”掌柜脸色阴沉的看着左鹏,“现在这屋里有九九八十一具机关弩对准了你,只要你稍微动一下,我一按机关,保证你立刻变成筛子!全身上下想要找个完整的地方都不可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