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鼎金世纪非法经营外盘期货文华财经提供入

北京鼎金世纪非法经营外盘期货文华财经提供入口

  青岛期货开户

  商海沉浮、跌趴摔打数十年的王先生,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在2017年10月份开始,陷入一场非法炒作外盘期货的骗局,短短5个月,近80万本金,血本无归。

  2017年10月中旬的一天,王先生接到了一个推销炒作外盘期货的陌生电话,一听说是炒作期货,王先生本来想挂了电话,但对方的业务员说,他们的外盘期货是合法的,由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作为经纪代理,获得文华财经软件的外盘期货接口授权,不信,你可以打开文化财经软件看看,在文华财经期货交易软件的外盘期货交易接口,只有我们国王金融和中一期货两个接口。

  虽然他不炒作期货,但王先生炒股票,对文华财经软件非常熟悉,知道在国内这是一个和“大智慧”“同花顺”“通达信”一样齐名的股票期货交易软件,并且知道,文华财经公司正在创业板排队,等候IPO上市。

  股市不景气、生意难做,闲来无事的王先生,和几个股友商量了一下,看到文华财经确实有给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外盘期货交易接口,并且是仅有的两个外盘期货交易接口之一,另一个接口是香港中一期货。为了稳妥起见,王先生还打了文华财经软件的400服务电话,得到明确答复,接口合法,可以正常交易外盘期货。

  开户、交易,在国王金融业务人员的诱导下,一步步推进。开户时,王先生给国王金融的客户经理提出,到他们上海的办公地,当面亲自去开户,但业务人员说,现在都是网络开户,没有现场开户。王先生联想到,现在国内的股票账户也都是网络开户,便没有再怀疑。

  2017年10月底前后,王先生等在国王金融先后开设以WHX、KN开头的外盘期货交易账户,外盘期货交易的“发财生涯”正式开始。

  一切都看是合法正规。入金有专门的入金通道,通过合法的银行网银,工、农、建、中等,全部的银行网银,都可以正常入金。

  但更大的风险隐藏在交易里。据王先生说,国王金融的客户经理,并没有给王先生等任何风险意识教育和评估,直接把恒指期货等的杠杆调到200倍,也就是5000多元,就可以买卖一手大恒指期货,每手手续费300港币。事后,王先生他们了解到,香港正规的恒指期货,一手保证金要10万元,手续费是60港币,杠杆最大10倍。

  最大的风险来自于交易软件,总是在关键时刻,掉线港币的跳动点数,反向波动100点,就损失完每手的所有保证金5000元。王先生他们设置了自动止损,但每每被打穿止损位,不能成交,损失放大。

  王先生和两位朋友,前后投入了80多万,交易香港大恒指股指期货,最后,全部血本无归,从没有赚过一次钱。

  记者根据王先生的反映,并咨询相关法律专家,认为目前我们国家,并没有放开国内的外盘期货市场,号称新西兰国王金融的公司,在国内违法从事外盘期货交易,放大杠杆倍数,坑害交易者,绝对是违法的。

  随着调查深入,记者有了惊人的发现。在国内网络上,到处拉人声称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的人,其实是一家注册地在北京的公司,名字叫北京鼎金世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金世纪),他其实是国王金融的真正幕后操盘手,新西兰国王金融的不过是,北京鼎金世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影子公司而已。

  根据北京鼎金世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注册信息,记者多次前往该公司的注册地:北京市朝阳区霄云里3号楼3层311室,发现这里仅仅是一个不到15平方的房间,并且没有任何公司办公的迹象,拨打公司联系电话,也无人接听。

  记者通过特殊渠道,拿到了北京鼎金世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鼎金世纪公司)和上海文华财经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华财经)的合作协议。

  从上述协议,可以看出文华财经软件的两个外盘期货接口,一个是香港中一期货,另一个叫做国王金融的,其实就是北京鼎金世纪公司的影子公司。

  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北京鼎金世纪公司)外盘客户的入金渠道也很蹊跷,不断变化。所有的入金接受账户,并不是直接打到交易者的个人交易账户,而是通过中间账户中转,才最后到达交易者的交易账户,这些中转账户,不是国王金融,也不是北京鼎金世纪公司,更不是不是上海文华财经公司。

  经记者对王先生的入金账户核实,北京九购科技有限公司、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65)人保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数码视讯软件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甚至他们的法人代表和股东叶奎林、叶绍勋等的个人账户,都曾是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北京鼎金世纪公司)的客户,入金的中转账户。

  入金渠道支付公司,主要是通过宝付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盛付通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等电子支付公司支付。

  经过记者咨询期货证券业的业内人士,以新西兰国王金融影子公司(北京鼎金世纪公司)为前台的,这条炒作外盘期货,坑害交易者的链条逐渐清晰起来,如下图所示。

  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北京鼎金世纪公司)的业务人员通过网络、电话等方式,联系来客户,在他们的总账户下开设子账户,然后客户资金,通过宝付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盛付通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等电子支付公司,打到北京九购科技有限公司、人保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数码视讯软件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65)、叶奎林、叶绍勋等账户,经过中转,到达客户的子账户里,进行交易。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个人投资者的交易手续费成本十分高昂。以美原油为例,一手美原油保证金5000元人民币,但二级代理商收取客户手续费高达60-80美元一手,其中交给国王金融40美元

  在证券期货行业通过代理商加盟,发展客户,分食利益链,在我们国家是绝对不允许的,我们国家对期货证券行业的所有参与者,实行严格的资质准入制度。

  按照国内监管要求,境内机构未经我国金融监管部门批准通过互联网站、移动通信终端、应用软件等各类网络平台从事外汇、贵金属、期货、指数等产品交易(含跨境),以及境外机构未经我国金融监管部门批准通过上述网络平台为境内客提供此类交易,均属于违法行为。目前从事外汇、贵金属等杠杆交易的网络平台(含跨境)在我国无合法设立依据,金融监管部门从未批准此类交易,开展上述交易业务的网络平台属于非法设立。

  专家介绍,由于我国没有放开国内的外盘期货交易,加上吸引客户进行高杠杆交易的需要,客户通过新西兰国王金融(北京鼎金世纪公司)开设的WH6、KN开头的账户,都不是真正意义的独立期货交易账户,而是新西兰国王金融(北京鼎金世纪公司)总账户CN961250下的子账户,客户的每笔交易都要通过新西兰国王金融(北京鼎金世纪公司)的CN961250账户汇总,再委托给各个交易所的代表席位,最后进入交易中心。由于子账户下挂在总账户下,总账户拥有子账户的一切权利,这就存在内盘虚假撮合、对赌交易和交易延迟的可能。

  在国内,所有非法的外盘期货的交易链条上,由于是地下交易,没有第三方监管银行和政府监管部门的监管,客户的资金和交易行为等于是在裸奔,资金安全和交易合规,全凭期货经纪商的良心。赢了钱,代理商失踪;对赌交易、虚假交易时有发生。

  200倍的交易杠杆,300港币的手续费,5000多元的低门槛,日内频繁交易。新西兰国王金融(北京鼎金世纪公司)的暴利收入是惊人的,但低门槛、高风险、高杠杆、频繁的日内交易,伴随的是客户的血本无归和倾家荡产。

  业内专家说:“面临如此高的交易杠杆,投资者的风险敞口等于全开。一些软件虽然宣称引入国际交易所行情,但是报价可能具有极大的欺诈性,客户成交价格存在人为作弊可能。

  “只需要在个别时点使行情或价格K线呈现异常,便可击穿客户。而在交易规则中,已事先和投资者约定,由于电脑软件系统不稳定、网络不完善等风险,应由客户承担。并且交易资金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托管。”

  另据据业内人士给记者介绍,期货等金融衍生品的交易,是很专业的交易,需要对投资者进行风险教育,抗风险能力测试等。国内的股指期货交易,需要50万以上的资金才给开户,并且要经过风险评估和期货知识考试。

  但国王金融(鼎金世纪公司),却利用高杠杆、低门槛,5000多元就可以交易一手的诱惑,吸引客户逐渐陷入其中,不能自拔,越陷越深,最后损失惨重。

  专家看着记者整理出来的这张,国王金融(鼎金世纪公司)组织客户,违法炒作外盘期货的利益链条图,喃喃地说,这张图上的每一个公司,都不可能是无辜的,无利不起早。

  专家建议受害者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国家当前整顿金融市场的风口下,必须依法打击这种危害国家金融安全的违法犯罪活动,才能保护好投资者的钱袋子和血汗钱。

  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律师,苏卫东先生给记者介绍,根据《期货交易管理条列》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二十三条,第七十五条,以及刑法二百二十五条等的规定,在国内经营期货业务,必须要取得证监会的批准,否则涉嫌非法经营罪或诈骗罪。

  社会在发展,违法犯罪的套路,也在不断变换。以前,非法炒作外盘期货的模式主要是,国内的犯罪分子以个人或国内公司的名义,直接招揽客户炒作外盘期货,实盘的涉嫌非法经营罪,虚盘的涉嫌诈骗罪,公安机关很容易查到犯罪嫌疑人。

  北京鼎金世纪公司的高明在于,他们没有直接用北京鼎金世纪公司对外招揽客户,而是用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的名义对外,北京鼎金世纪公司躲在幕后。等于在影子公司和操控者之间建起了一道,他们认为能起作用的防火墙。当有客户投诉或报案,他们就把一切推给,客户看不见摸不着的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始终不承认北京鼎金世纪公司才是真正的幕后操盘手,其实,国王金融不过是个影子公司而已,真正操盘的是北京鼎金世纪公司。

  苏律师笑着说,随便找个律师,都可以设计出这种逃避打击的套路,但违法的本质是无法设计的。

  记者深挖国王金融炒作外盘期货的入金流程,以及他们和文华财经的协议后,终于发现北京鼎金世纪公司才是藏在幕后的那个操盘巨人。

  有受害者向本报投诉后,记者试图联系北京鼎金世纪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叶奎林、叶韶勋,但他们派来了新西兰国王金融的全权代理人樊先生。很可笑的是,号称“华人圈国际金融服务公司”的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记者一眼就看出,樊先生持有的中文授权委托书上,竟然错字连连,英文的,记者英语水平有限,没有看得太懂。樊先生对记者称,他们有新西兰和香港的期货经营牌照,所以在国内发展客户炒作外盘期货是合法的。

  相关业内人士说,一些香港的正规期货公司确实在国内发展客户,但他们都很谨慎,客户量也很小,有的甚至要求客户必须去香港当面开户,入金都是通过官方渠道直接入金香港期货公司,每年受到个人外汇5万美元的限制,并且对客户进行严格的风险评估和期货知识测试,香港期货业有严格的规定,杠杆一般在十倍左右,必须用香港银行的银行卡出入金,绝不可能在内地发展大量代理公司,杠杆动辄几百倍,无视国家外汇管制规定,随便出入金。这样的操作方式,相对来说,还是一个比较合法的灰色地带。

  即便国王金融,像樊先生说的,有香港的期货经营牌照,他它也突围了这个灰色地带。客户的大量资金入金流程,都是经过中间公司中转流出国外,完全没有没人每年5万美元的外汇限制。杠杆放大到几百倍,完全是为了引诱客户多交易,诈骗钱财。巨额的资金既不受国内监管,也不受香港监管,存在洗钱和偷逃税款嫌疑。

  记者多次前往北京市朝阳区霄云里3号楼3层311室,希望核实北京鼎金世纪公司和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的,更深层次关系,但始终没有找到北京鼎金世纪公司的人,他们在2018年10月份,也把公司注销了,但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北京鼎金世纪公司)的网上交易一直在继续。更有云南的投资者最近给记者联系,说自己在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北京鼎金世纪公司)交易外盘期货和外汇的损失,高达5000多万元。

  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北京鼎金世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以来,一直在法律的边缘线上游走,他们的业务始终和灰色地带有关。

  “股票配资、口袋期牛、外盘期货、资产管理”哪一项业务都是需要相关部门许可和审批的,但记者并没有找到他们的审批许可资料。

  记者也派新西兰的友人,到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的办公地去暗访,由于友人并没有多少证券期货专业知识,收获不大,但仅从他们办公的场所和办公情况研判,丝毫看不出,如他们宣传的那样,有“华人圈国际金融服务公司”的范。

  记者定稿前,又多次拨打叶韶勋,和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的全权代理人樊先生的电话,但一个彻底关机,一个语音信箱留言,都始终无人接听。

  有业内人士给记者介绍,像这样的公司做一年,非法利润有可能上亿元,非法经营额可达几百亿,比贩毒和开赌场都快多了。

  有对这个行业了解的知情者,对记者说,这个行业由于涉嫌违法或者灰色地带,公司迭代很快,但最近两三年,新西兰国王金融公司(北京鼎金世纪公司),无疑已经是,国内非法炒作外盘期货、外汇江湖的新王者,无人能盖住其风头,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尽管这样的公司只要被追查,至少涉嫌诈骗罪、非法经营罪、逃税罪、洗钱罪、外汇犯罪等罪名中的一个或多个,记者很困惑,相关部门为什么屡次打击,却始终不能禁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