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元就看场电影影院怎么赚钱?

10元就看场电影影院怎么赚钱?

  如何在家用电脑赚钱

  “不做拉倒,旁边的影城可以让利15元,到时候观众被吸引走,丢了市场份额可别叫屈喊冤哟!”

  电商票补不是新鲜事,然而在给影迷带来便利和优惠的同时,票补却悄然被钉在行业耻辱柱上。有业内人士指出,巨额票补催生票房泡沫,恶性竞争导致票房放缓,从制作成本抽钱票补是对电影质量的伤害……

  近日,记者调查发现,电商平台以逼迫补贴、延期结算等招数,被影院冠以“勒索者”的骂名。重庆一位资深电影人对记者表示,面对电商的耍赖和强势,倒逼院线不惜重金自建电商平台突围。

  与国内大多数电商平台动不动就派发“大礼包”诱导消费者一样,在电影行业,电商票补大战早已白热化。从2014年开始,猫眼、微票儿、百度糯米、格瓦拉生活网等O2O电商先后入局,“10元”“14.9元”看电影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根据易观国际和国资办数据,2015年在线售票收入占全国总票房收入的70%以上。

  “观众都是贪便宜的,你多给他们一点补贴,他们自然会来看电影。”曾在格瓦拉生活网工作的陈先生告诉记者,以价格导流的商业营销体系在电影行业同样适用,但在潜移默化中,电商平台把吸附于影院的观众注意力引到了自身平台。据重庆最大院线年开始,基本上平均每月观众持会员卡消费的金额都在下降,会员数量流失严重。

  陈先生称,在线售票平台整合了当地所有的影院,对消费者来说电影信息更加对称,当所有影院都播放同一档期的电影时,“电影票价”将成为重要竞争指标,这会让驱利的观众失去与影院的粘黏性。同时,由于电商的票补,使得影院自身的会员优惠福利也被观众忽略,影院建立的会员卡体系也轰然崩塌。

  在影院众多、人流密集的解放碑地区,价格对观众的影响最为明显。重庆UME国际影城宣传负责人方媛透露,同样的电影,如果附近影院多补贴5块,那么上座率自然会高很多,“大部分观众在线购票时,往往会忽略观影体验,从而导致劣币驱逐良币,让高质观影环境的影院因票价高而流失观众丢掉市场。”

  “电商平台找与其进行票补合作的影院,一般会采用‘个个击破’的方式,如果A影院不愿意降价,就去找同一片区、有竞争关系的B影院谈。”前格瓦拉生活网工作人员陈先生透露,以格瓦拉举办的“10元看电影”促销活动为例,平台会以15元一张票的结算价格去找影院谈判,从最优质的影院开始,逐一谈,直到获得目标票补数量。

  “电商分明就是耍赖,达不到他们要求就去找另外一家影院,这跟‘勒索’没啥区别。”资深电影人士、前重庆保利万和院线业务部主任何影彬表示,面对电商平台提出的许多不合理的利益诉求,许多相对独立又没经济实力依附的影院会选择让利妥协,而大的院线即使选择与之抗衡,但难以逃脱被孤立的结局,最终还是要妥协。

  去年,一部《我不是潘金莲》不仅让华谊与万达的恩怨浮出水面,也让“吃瓜群众”见识到票补操控排片的威力。面对院线巨头万达的排片打压,《我不是潘金莲》的发行执行方、光线传媒旗下的猫眼电影为《我不是潘金莲》定制了天价票房补贴计划——每张票的补贴最高可达15.1元。最终该片首映日排片超过50%。

  “在电影票预售中,电商平台会针对特定影片的排片比例进行票补,倒逼影院增加排片。”重庆UME国际影城宣传负责人方媛解释称,为了争取电商和电影发行方的更多票补,一些影院会妥协,提高排片量,从而打压那些没有票补的电影,从而让市场更加混乱,同时会让电影院沦为影片发行方的挣钱工具。

  “互联网售票采取的预售形式,促使影院进行排片,这实际上削弱了院线的话语权。”前重庆保利万和业务部主任何影彬称,票补看似提前锁定了影院的收益,但长远来看不利于影院在非票业务方面的营收拓展。

  “电商对电影的绑架不只是票补,还有资金。”前格瓦拉生活网工作人员陈先生称,电商与影院结算,并不是每一天都进行,在1年前,电商发展最快的时候,业内普遍采用“N+1”的行规,结算周期会被拖延至1周左右。“别小看这一周,很可能让影院形成不良账,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潜在风险。”陈先生举例称,以一场大型票补活动为例,平台一天会在影院促销上万张电影票,算上了影院的收益,一天就是几十万,一周七天,这笔等待结算的资金可能高达上百万,这对一家小影院而言,应该是一笔巨款了。

  面对“欺压霸市”的电商平台,转型也许是唯一且有效的路径。记者调查发现,目前UME影城、万达影城、百丽宫影城、金逸影城都已自建起在线购票平台,在售票终端打破电商垄断。

  “我们投入APP,就是不想受第三方电商网站的左右,争取更多的话语权。”重庆UME国际影城宣传负责人方媛透露,重庆UME影城在2015年开始也感受到了第三方购票平台的压力,从2015年11月开始,影城加大力度推广自身APP,并把解放碑店打造为全国首家电商体验影城。据透露,从2015年11月到2016年年底,重庆的11家UME影城线%份额,在该影城所有电商销售排名中,已经上升到第四位。“我们几乎每个月都在搞促销,影城随处都可见APP的二维码。仅去年,我们的票补达到了200万。”方媛称,虽然在财力上拼不过背靠大树的电商巨头,但是利用线下优势,UME还是通过自建APP赢回了一定话语权。

  在争夺话语权上,财大气粗的万达当然也不甘人后。据万达院线亿元,其中线%。为了不卷入票补的纷争,去年6月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军就公开表示,抵制票补,维护行业秩序。这也为去年大热的票补之战吹来了一阵冷风。专家声音

  对于票补对电影的影响,电影导演、著名影评人鸿水称,从过往的经历来看,票补还是刺激了更多观众走进影院,催生影院的上座率,同时也让观众享受到了福利,尤其是对中小影院而言,票补其实是增加了他们的收入。不过对于大型连锁影城而言,票补也剥夺了他们的话语权,让他们失去了以往的优越感和品牌价值,最终与其他中小电影院一样,沦为电影播放的场地。对于观众而言,电商“绑架”,会让影城排片更为单一,观众也无法看到更多好看的电影,其实有一些潜在的损害。其次,如果大家都习惯于票补,会让影片制作方把更多制作费用投入票补,损害电影质量,最终影响的还是影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