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拍下了凌晨以后的合肥没有想象中的安静…

我们拍下了凌晨以后的合肥没有想象中的安静……

  开了三站路,车上仍然没有乘客上车。偌大的公交此刻不在拥挤,甚至会有点落寞,只剩下公交司机一个人坚守在岗位上,丝毫不敢懈怠。

  夜班车不比白天,夜班车司机的辛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晚上,路上行人和车辆相比白天有很大的减少,但夜晚昏暗的路灯,光线不好,行车过程中需要更加的谨慎。

  金寨路上某酒店门口前,一排出租车正有条不紊的排队等客。前面一辆车带客开走,后面一辆车紧接着“补位”。

  出租车师傅老刘,晚上五点开始接的班,还有四个小时他的夜班才结束。今天的他运气比较好,拉了一位从机场过来的“大客人”,这个夜班一趟跑的值!

  地铁轨道的维护保养大都在夜间进行,每天都有上百名各工种的检修工人要在夜间上线岁的地铁检修班组,对于这份工作有着属于“90”后的执着。

  调度人员统筹规划夜间施工作业,检修人员的手电光扫过每一个车轮、闸瓦、连接器……

  已经出伏的合肥,一丝秋夜风吹过,十分凉爽。但是,在这样密不透风的地下轨道线分钟不到就让人汗流浃背……

  不远处正在工作的地铁检修小哥们却说,这个温度比八月高温那会凉爽太多了,那个时候的工作服从来就没有干过……

  酒吧服务生,大概是服务行业工种里面比较特殊的岗位。他们,混迹于各色灵魂堆聚的场所中,深夜不眠;端着酒,卖着酒;收拾着,服务着;大抵是一夜不眠的在喧闹中工作着。

  在酒吧工作近两年的小王,每天下午四点上班,凌晨三四点下班。在这里,经常会遇到一些奇葩的顾客和事情,小王只能选择不去计较,耐心做好本职工作。

  由于长期这样深夜工作,身体已经对他发出了严重的警告!他,依然坚持着,为生活,为未来。

  “每天给自己定个小目标,赚到了那个目标数就回家。”张哥在合肥做代驾司机还不到一年,是一个90后的年轻小哥,别看年纪小,已经是一位经验成熟的老司机了。

  每天下午8点出门,凌晨2点回家。做久了,摸清了规律,卡着点骑着电动小车就去餐馆、酒吧的门口等着。

  白天在某商场做销售员的工作,夜间做着代驾员。农村出身的他为了能在合肥立足,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在合肥买了自己的一套两居室,每个月还完房贷之后的日子,都是张哥的苦难日。

  崔大叔,今年已经快60岁了,在稻香楼附近的停车场工作5年多。在这里,每天夜班的时间将近有9个小时。

  每过一个小时,他都会带着自己的手电筒,在300多平方的停车场,走上几个来回,确保场内20多辆私家车的一夜“车身安全”。

  “我没念什么书,人家给我一份工作,我就要把他干好,这些车开进来,我就要帮他们看好了。”60多岁的他,在深夜一点多,依旧保持着12分的精气神。

  小颖是附近合肥师范的大三学生。“离2018年的考研只剩下4个月的时间,每天的时间似乎都不够用,我还有许多书没看,还有许多的知识点没背,还有许多的考研资料没写完……”

  她说,这个暑假她几乎每晚都会来带着考研资料新华书店复习,因为,相比于那个充满压力的校图书馆,这里更让她有安全感。

  可能很多人都不理解这样的选择,但,这或许对她来说,无数次地深夜归家,践行着她对理想的坚持。

  外卖小哥郑辉正式转行做外卖小哥只有2个月的时间,但目前已经是一名能够胜任夜班的“老员工”了。他说,在夜里,客人会更加宽容。

  “我们把东西送到了,客户会说辛苦了,骑车注意安全;如果送得稍微晚了点,他们也不会投诉。”

  在送餐过程中,去过不少小区。他坦言,想在合肥买房置业,为了父母和孩子,他表示自己必须要努力了。

  两个月的时间,郑辉的袖口内的皮肤与裸露在外的皮肤早已经泾渭分明了。今天他才刚送完30单。“虽然风吹日晒的,但是黑点健康。”

  向家长解释病情、安抚孩子情绪,是急诊医生的重要工作内容。儿科过去被称为“哑科”,小孩子说不清到底哪里不舒服,全靠医生来看并根据经验判断。

  在急诊科里,每名医生、护士即使再苦再累,也会充满爱心地对待每个天真的孩子。对于家长的焦虑和痛苦,医生们往往都能感同身受。正因为这样,医患关系也在无形中被默默接通。

  韩大叔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上的时间,列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进站。于是就地坐下,枕着自己的行李准备小憩一会儿……

  王先生已早早来到公交站牌下,等候即将到站的226路公交车去中科大附近办事,迎接他一天新的行程开始啦……

  王大姐是阜阳人,过完年就跟着丈夫一起来合肥打工。在附近工地上打散工,平时负责给工地的瓦工大师傅打打下手,夫妻俩一天可以赚个三四百。

  生活压力大,家里两孩子都在上学,夫妻俩出来打拼,孩子留给家里的老人照顾。说起这些,王大姐“我们累点没事,俺娃懂事的很,学习成绩也棒,我们只能想法子多挣点钱,给他们念书。”

  但不可改变,一个社会要想时刻充满进步的动力,总需要一批保持冲劲和干劲的拼搏者。

  兼职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