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996成热门话题程序员抗议引发全球关

互联网公司996成热门话题程序员抗议引发全球关注

  手机做什么兼职靠谱

  最初是一个人的抱怨,但现在已经是一个16万人社区的事,以开源软件开发的方式协作。

  一场关于劳工权益的抗议在过去一周里爆发,让中国互联网公司习惯的996(早九点、晚九点、一周六天)加班时间成为中国乃至全球关注的焦点。

  有程序员发起了一个抵制996工作制的项目996.ICU。讨论从技术社区开始,在互联网公司的微信群流传开来,蔓延到豆瓣、知乎,很快上了微博热搜,在百度的搜索热度达到平日的十倍。《中国青年报》、《南方日报》的报道被项目发起人标注进了项目的说明页面。

  一周下来,事件的影响在海外逐渐升温。最早跟进报道的英文媒体是关注中国的《南华早报》,它在3月29日对此事的报道被Python之父Guido van Rossum转发并附上一句评论:“996工作制是不人道的。”

  全球程序员聚集讨论区Hacker News和相应Reddit论坛,996也成了热门话题。The Verge、Financial Times?分别在4月2日和4月3日跟进,《连线》等媒体也已经在采访参与者。中国大公司封杀996讨论的报道成为硅谷流行科技新闻聚合网站TechMeme 4月4日首页要闻。

  和前两年以悲剧方式获得全球关注的中国制造业从业者不同,程序员看起来是最不容易为工作环境走向对抗的一个群体。外界对他们的印象主要是收入高、习惯天天加班、办公室放着行军床、生活简单就想着买房结婚。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行业,往往被认为是重要但同时也是行动阻力最大的阶层。

  但不同于其它也要日常加班,甚至强度更大收入更少的行业,程序员有一个说线.

  3月26日后,他在一个职场话题下回复道:“我才感到996多么毁人,除了工作就是休息,跟家人沟通都少了。”在那个回帖里,他再次推荐了996.ICU网站。

  996.ICU就是一个网站,自上而下分成996介绍、十七条劳动权益相关法规和相关事件报道三个部分。这三部分自第一天就在,虽然内容在过去一周日渐丰富起来。

  2018 年开始的上市潮没能重现另一个阿里巴巴。小米 2014 年估值达到 450 亿美元,2018 年上市前预期公司市值能有 800 - 1000 亿美元,四年老员工手中股票价值有望翻倍。但等到 2019 年年初员工可以卖股票的时候,小米市值缩水至 315 亿美元,股票价值也比 2014 年缩水 30%。

  去年 8 月,美图、拉勾网各裁员 20%。10 月,锤子科技解散成都分公司,为它从北京搬去成都的程序员失去工作。11 月,趣店裁员 200 人,不愿从北京搬去杭州也得走;斗鱼裁员 70 人。12 月,知乎裁员 20%,300 人被要求当天离开公司;科大讯飞裁员 20%,回应为末位淘汰;摩拜裁员 30%,称正常调整。今年 2 月,滴滴裁员 15%,2000 人离职;京东先裁员 20% 员工,2 月又裁员 10% 副总裁级别高管。3 月,腾讯中层裁去 10%,腾讯总裁刘炽平称为年轻化主动革新。

  Anony就是在3月26日996.ICU上线一小时的时候开始关注的。他自称是一个普通的码农,平时喜欢逛 GitHub。他说自己平时逛 GitHub 就“类似于你们刷微博”。

  法语、德语、意大利语、日语、韩语、葡萄牙语、巴西葡萄牙语、泰语、繁体中文、越南语、俄语、希腊语等主要语言版本翻译都在项目上线第二天提交。还有人写了颇正式的文言文版本:“996”事制,即日早九至岗,直至晚九点事,每周工作六日。2016 年九初起,续有网爆料称,58同城行全员 996 事制,且周末加班无文

  3月28日是进展飞快第一天,项目有了两个关联项目:996公司黑名单和955公司白名单。

  黑名单的作者原先将投票设置在一个论坛上,并没有考虑到会有那么多人参与投票,以至于网站太卡,人们只关注到了排名在前面的大公司。目前,这位作者正在建设新的网站,他在项目说明里写道:“因为太卡大家都只关注到了前面的大公司,希望大家能够注意到 996 的群体实际上很大,不仅仅有 BAT ,还有很多小公司。”

  虽然?formulahendry 建了白名单,但是项目被创建出来之后就不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事:一切都得按照 GitHub 的方式来。

  996 公司黑名单则吸引了更多的参与:一个公司被添加到黑名单的方式与开源项目代码审核没什么太大区别,每个人都可以提交论据,只是提交论据的方式对非程序员来说有一定门槛。论据包括媒体报道、知乎讨论、公司官网公告等。

  不过这对讨论没有太大影响。项目上线之初,有人发出各地微信群的二维码,与此同时就有人回应说程序员应该用程序员的工具,而不是用 QQ、微信来沟通。于是程序员常用的即时通信工具 Slack、游戏即时通信工具 Discord 都被用起来、国内不能直接访问的通讯工具 Telegram 上也出现了 996.ICU 讨论组。

  996.ICU 的 Slack 讨论频道在五天内吸引了 1000 多名成员,成员自发将 Slack 群组划分成了公告、招聘、讨论、中文、英文、城市等数个频道。在 Slack 频道里讨论最多的,是劳动权益受到侵害之后如何维权。

  个人或法人实体必须严格遵守与个人实际所在地或个人出生地或归化地、或法人实体注册地或经营地(以较严格者为准)的司法管辖区所有适用的与劳动和就业相关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如果该司法管辖区没有此类法律、法规、规章和标准或其法律、法规、规章和标准不可执行,则个人或法人实体必须遵守国际劳工标准的核心公约。

  个人或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诱导或强迫其全职或兼职员工或其独立承包人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同意直接或间接限制、削弱或放弃其所拥有的,受相关与劳动和就业有关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保护的权利或补救措施,无论该等书面或口头协议是否被该司法管辖区的法律所承认,该等个人或法人实体也不得以任何方法限制其雇员或独立承包人向版权持有人或监督许可证合规情况的有关当局报告或投诉上述违反许可证的行为的权利。

  Katt Gu 关注新技术立法,也著有关于中国特定领域法律与实践鸿沟的论文。

  根据 Suji Yan 所设想的最理想状态,协议可以对中国互联网公司有一个约束。他的逻辑是今天软件开发基本上已经不可能不用开源代码——微软一度都是开源软件的最大贡献者。当足够多的开源项目用了 996ICU 协议,企业强制 996 就等于自己的产品违反协议,开源代码拥有者就可以起诉该公司。哪怕在中国大陆起诉艰难,这些公司基本都在香港或美国上市,也可以在其它地区发起诉讼。

  但添加反 996 许可证的项目在不断增多。目前已经有 75 个开源项目添加了许可证,其中大部分是个人开发者维护的项目,但也有多个点赞数在四五千以上,有一定规模、被很多公司使用的开源软件项目加入。而和 Vue 相关的数个插件项目也加入了反 996 许可协议——任何项目开源扩大之后,就不再是作者一个人决定的了。

  QQ 浏览器称这个唯一公开诉求就是让公司遵守劳动法的网站包含欺诈信息。微信显示的理由则是“该网页包含违法或违规内容,为维护绿色上网环境,已停止访问”。阿里巴巴旗下的 UC 浏览器和 360 浏览器都将该页面认定为包含违法信息的网站。最独特的猎豹浏览器打开这个页面会弹出提示称“网站含有大量淫秽色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