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的价格1

程序员的价格1

  想要招募编程高手吗?打电话给明星程序员经纪人吧。10x 这家经纪公司有 80 多名明星程序员委托人,其中绝大多数在美国,有一人在印度,有一人在泰国。

  就在不久之前,纽约市的创业者 Stephen Bradley 开始扩张自己的公司 AuthorBee 的规模。AuthorBee 的功能是融合推特、Instagram 的内容,并将其以故事形式展示。跟以往的关注内容发布者的方式不同,AuthorBee 的读者可以关注他们的兴趣,比如《绝命毒师》或者某地的暴力事件等。Bradley 并非常常规的创业者,他大学时便辍学,在科技圈和媒体圈工作了十几年。为了开发 AuthorBee,他从天使投资人那拿到了 75 万美元的投资,并从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招聘了远程程序员来开发原型产品。现在他想要开发一个规模更大、更好看的网站,于是乎,他决定找人来重写代码,重铸 AuthorBee 的基因。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程序员都不错,但是文化的差异和语言的障碍会打乱转型过程。他需要「一位真正优秀的开发人员」,要求掌握 AuthorBee 开发中需要的各种编程语言和开发框架:Python、Django、Angular、JavaScript、Twitter API。找到这样的编程人才是 Bradley 能否打造梦寐以求的创业公司的重要一步。「(寻人)简直就是噩梦,」他对我说,「我已经深入到纽约科技圈的角角落落去寻找这个人才。」

  他在 AngelList 网站上发布了职位供稿,很快就被无数猎头打爆了电话,电子邮箱也被海外公司要求电话面试的邮件塞满。「足足有 200 多封简历。」Bradley 说。但是他知道这些简历背后的人并非他所寻找的人。他梦想的开发人员可能就藏在某处,但是 Bradley 认为,开发人员就像社交媒体一样:「90% 的开发人员不行。」他还说,「问题就在于要在这些噪音中找出信息。」

  最后,Bradley 收到了人才经纪公司 10x 发来的电子邮件。10x 是由两名音乐、娱乐经纪人 Michael Solomon 和 Rishon Blumber 创办的,在过去的 19 年里带出了诸如 John Mayer 和 Vanessa Carlton 等摇滚明星。最近几年,数字革命兴起,音乐产业开始衰败,所以 Solomon 和 Blumberg 开始为科技公司提供经纪人代理服务。10x 宣称将为企业带来「摇滚明星」,期货公司排名公司取名的意思就是想为科技圈带去最好的、明星般的程序员,他们的明星程序员比其他程序员多 10 倍的生产效率。在 HBO 美剧《硅谷创业》中,Big Head 称赞他朋友的编程能力时这么说:「Richard 是 10 倍的明星。我,嗯,差不多是 1 倍的明星。」

  有经纪人的计算机程序员:Bradley 看到这封邮件后非常感兴趣。上个月的一天,他前往 10x 的总部,跟 Michael Solomon 进行对话。Solomon 浑身散发着摇滚人的气质:穿着牛仔服,戴金属手镯,身体松散。他的办公室里放满了吉他、黄金和白金唱片,Green Day 和 Bruce Springsteen 签名的海报。

  Bradley 想咨询 10x 的人才库:你们真的有 Solomon 所说的全球最好的前 10 名程序员吗?

  Solomon 这个科技人才经纪人像音乐经纪人介绍 Lady Gaga 的音乐销售记录一样开始炫耀在科技领域获得的成就。他说,他的一位委托人曾经监督过苹果 iCloud 的用户体验设计过程。他又说,「你听过 Django 吗?」Instagram 就是在 Django 这个框架上开发的。「曾经联合开发 Django 的一位牛人也是我们的委托人。」

  Bradley 说出了网站搭建中使用的多种语言和功能,「都运行在亚马逊上」。他说的是亚马逊的云服务器上。

  Solomon 在椅子上坐着往后倚,开始翻阅委托人的名片夹。一分钟之后,他说,「我确实有些推荐。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人,他是一名生物信息专家。」他开始说出这位专家的一系列成就:他在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工作,正尝试用众包的方式来解决复杂的生物学问题,他还开发过一个 Twitter 工具,这个工具曾经影响过选举。Solomon 认为他或许对于 AuthorBee 使用 Twitter 的方法感兴趣。「他做梦都在想着怎么用 Twitter 的 API。」

  「粗略算下来,这位的线 美元之间。」(约合人民币 900-1500 元)

  代码的世界开始重建。照以前来讲,只有科技公司才会聘请计算机工程师,但是今天,几乎所有的公司,从服装公司到金融服务公司,都已经成了科技公司。市政府需要开发应用程序,Jessica Alba 加盟创办的创业公司估值都已经达到了 5 亿美元。所有的这些企业都需要程序员。著名风险投资者 Marc Andreessen 最近在纽约开会的时候说,「我们的公司急切地需要人才,因为他们找到不足够的人才来完成工作。」

  现在大学里的计算机科学专业依旧过于重视理论而非商业应用;职业学校教人们实用编程技能的课程开始受到欢迎。比如成立于 2000 的 General Assembly 公司推出了「编程训练营」,教他人如何设计网站、如何撰写代码。但是 General Assembly 的总裁 Jake Schwartz 告诉我,「整个系统中没有足够的专业人员。」

  在硅谷,所有公司都是靠风险投资来推动的,这里的人才战也是到了最激烈的时段。Andreessen 说,「硅谷创业公司出去找人才的动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Google 公司因为有趣的文化环境而出名,比如午睡舱、按摩、干洗、豪华自助餐等。Facebook 最近宣布将为女性员工冷冻卵子。许多大公司纷纷开始为员工提供更长时间的年假。

  大公司不断地参与到底优秀人才的争夺战。Twitter 资深工程副主席 Christopher Fry 在 2012 年拿到了超过 1000 万美元价值的公司股票,收入仅次于公司 CEO。为了防止叛逃到 Facebook,Google 会为自己家的程序员支付 3 倍工资以及价值 50 万美元但要求严格的股票期权。Facebook 也引起「收购型招聘(acquihire)」而出名:当 Facebook 看到某家公司有优秀人才的时候,就会花几百万美元将其收购,并将人才收入麾下。被收购的公司关闭,工程人员继续为 Facebook 服务。

  创业公司没有钱跟科技巨头对着干。他们可以提供股权,但是 Bradley 说,「市场中充斥着在做同样事情的创业企业。」而且,绝大多数令人满意的程序员一般都有自己的创业想法。一位科技公司管理高层曾经跟我说,「在他们的思维里,你只是在给他们工资,让他们干活而已。你给他们工资就消耗了他们成为下一个扎克伯格的机会。」为此,许多创业公司开始给出标新立异的条件来吸引人才:配有豪华美食的办公室,音乐室(Dropbox)、室内树屋(AirBnb)等。手机开发商 Scopely 会为新员工或者任何能介绍新员工的人提供奖金,将高达 1.1 万美元的奖金塞进培根中以及一副该员工的素描像和鱼叉枪,全都送给员工。

  「一个优秀的工程师想出的算法能够帮到 1000 万人,一个伟大的工程师想出的算法能够帮到 10 亿人。那他就能为公司带来 1000 倍的收益。」根据 Brookings Institution 的分析,在硅谷,工程师的平均年薪为 10-30 万美元,但相比潜在的收益,这个薪水是很低的。苹果公司的员工每年可以为公司带去 200 万美元的收入。Google 每年的营收可以达到 600 亿美元。Mckinnon 说,「Google 有 1 万工程师。所以他们付得起干洗费,毕竟干洗也只是每人每年多花几千美元而已。跟利润相比,这不算什么。」

  选择代理机构。Solomon 告诉我,在创新行业里,「创新总是从食物链的底端开始出现,然后才充分地破坏食物链。」在早先的唱片音乐时代,唱片公司会寻找最好的蓝调、R&B 歌手来签走他们的专辑或者取得发行权(1959 年,Richard Berry 将 Louie Louie 专辑以 750 美元的价格卖掉)。

  在好莱坞,米高梅和二十世纪福克斯等电影制片公司会以固定的价格与演员签约多年的电影合约,即便是演员走红了,也得按照合同固定价格来支付报酬。在 10x 公司的网站博文中,Solomon 提到了秀兰•邓波儿,她跟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签了报酬很低的合同,即便她的电影给公司带去了几百万的利润,收入也没涨。他说,「我在科技行业内看到了相同的趋势。当程序员在合同上签字的时候,许多许多事情都错了。」

  科技公司说会尊重员工的兴趣,这也不能全信。2010 年,一群科技公司员工向法院提起诉讼,控诉包括苹果、Google、Intel 和 Adobe 在内的科技公司,称这些公司在 2005 到 2009 年之间通过禁止员工跳槽到其他公司的方式来压榨员工收入。2007 年 3 月,乔布斯给施密特转发了一封 Google 员工挖角苹果工程师的电子邮件。乔布斯回复称:「如果你们的人力资源部门能停止这么做,我会非常开心的。」发送这封电子邮件的招聘人员被开除,施密特严厉斥责了 Google 的人力资源部门,说「我们有政策严明禁止从苹果招聘!」面对这场官司,苹果和 Google 等几家公司尝试庭外和解,为诉讼者提供超过 300 万美元的补偿,但是 8 月份时法官判决庭外和解的金额太低。(这些公司正在对此判决进行上诉)

  Solomon 和 Blumberg 从小学起就是朋友。1995 年,他们开办了一家名为 Brick Wall Management 的经纪公司。他们的委托人实力都很不错,但是 Solomon 开始感觉到音乐行业的不景气,行业内开始出现「唱片业不景气、某某人下岗、某歌手的唱片卖不动」等消息。在他们两个的合作关系中,Solomon 是理想派,具备创业实力。除了代理歌手,他们还为 Bruce Springsteen 的演唱会出售 VIP 贵宾票。Solomon 说,「这些只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当看到科技行业对音乐产品进行破坏之后,我们也决定在科技行业赚些钱。」他们对应用程序有 2 种想法。一种就是做成数字专辑,在 iTunes 上出售。除了提供这名歌手的专辑之外,它还可以提供「丰富的歌词、照片和视频」。另一种就是列表应用程序。如果你正在参加 Bruce Springsteen 的演唱会,「你会说『我的天,他刚才演奏了 Candys Room 这首歌』,上一次演奏这首歌是什么时候?」这时候手机就会告诉你答案。

  通过朋友介绍,他们招聘了一批兼职网页开发人员。Solomon 说,即将完工的网站体验「差不多是灾难。」开发人员完成了第一种应用程序 90% 的开发,但是在卡拉 OK 功能上遇到了问题,于是乎就跑路了。Solomon 继续说,「他们连续几个星期没有回复电子邮件。我们自己对自己说,『天哪,我们找谁说去啊!这个世界怎么能这样?』」Solomon 也因为开发者对商业不精通而感到挫败:当他聘用他们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进行谈判,只是谁先来就招了谁。他和 Blumberg 发现他们正在应对「一种非常熟悉的人格类型」:没有任何商业技能的人才。

  「我们觉得,他们跟音乐人一样,都不会跟别人打交道。于是乎我们就有了代理科技人才的创意。」

  招聘专员在科技公司算是传统的中层人员,这些公司聘请他们来招聘人才。但是这个职位在行业内并没有多少好声誉:招聘人员赚钱快,门槛低,也就意味着都是小心吝啬的人,更像是投机者,寻找人才就像是寻找松露一样。招聘人员一般都没有技术背景。相反,他们都是竞争型人格的人,就像是秀才遇到兵里的兵。《狗屎招聘员说》博客引用过一封超烂的招聘邮件:David Hansson,Ruby On Rails 编程框架的创造者,曾经收到过 Groupon 人力资源部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署名「寻找有可靠技术的员工」

  对于短期项目,顾问公司和所谓的开发者商店会按小时来聘请工程师。但是自由职业者对于这种安排并不满意。曾经有一名开发人员对我这么说,「我能想出至少 1 家出名的顾问公司,他们的向买家要价 250 美元一小时,但是只给开发人员 100。」另外一个人抱怨说系统太客观:「我们称他们为『人肉商店』,因为他们只是找热乎的人来完成项目。」

  Solomon 和 Blumberg 于是决定他们想和程序员保持地位平等,并没有去聘请程序员加入公司,而是让程序员来为他们付委托费用。但是想要找到委托人,就得打入科技社区内部。他们发现了一个 2003 年哈佛研究生毕业的工程师 Altay Guvench,此人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音乐家。他所在的乐队 Great Unknowns,曾经跟着「蓝色少女合唱团」巡回演出。

  Guvench 对于编程有奇特的理解。他在大学里运营着一家录音工作室,然后加入了一家尝试「扰乱巡回现场演唱市场」的创业公司。这家公司最后失败了,Guvench 发现问题出在了技术方面:「我们的联合创始人是一位天才程序员,但是他的关注点放在了解决计算机科学问题上,而不是音乐事业上。他写的代码晦涩难懂。」2006 年,Guvench 回到了缅因州的老家,住在了父母房子的地下室里。他找不到一份新工作。他说:「我失败的那么惨,那段时间正在恢复。」他决定自学计算机编程,开始学习网站前端开发的语言,HTML、CSS 和 JavaScript。Guvench 发现,编程的错综复杂让他想起了音乐。「我是一个书呆子,所以我决定试试。」他接受了一份为 L.L.Bean 网站编程的工作,然后开始在晚上自学 Ruby On Rails。他说,「就像掉进了一个奇幻的兔子洞里一样,总是有新的东西可以学习。」

  Guvench 在一个音乐家慈善活动上碰到了 Solomon 和 Blumberg,活动上,他们为病人演奏音乐。那时,他已经去了加州,过了好几年的兼职程序员生活,同时还在演奏音乐。但是他厌倦了自己的新生活。他并不擅长兜售自己,也不擅长讨价还价。Guvench 告诉我,「跟许多自由职业者一样,我喜欢制作东西。而其他东西,比如商业,对我来说是魔鬼。」在遇见了 Solomon 和 Blumberg 之时,有一家开发医疗软件的公司正在联系他。他回忆到:「我当时说『那你们帮我看看我的合同吧?』」Guvench 简单地跟 Solomon 说了一下他想要的条款。Guvench 说,「

  20 分钟之后,他给我打电话说完成了。合同上的价格更高,薪水提高了 50%。我当时的收费标准是一小时 100 美元,他给我开的价是一小时 150 美元。」医疗软件公司拿到合同之后开具了发票。几个月之后,Guvench 发现他的生活方式有了改变。「我拿到的收入多了,我可以少做一些没意义的工作。我的朋友开始问我,『你是怎么找到代理的?』」他打电话给 Solomon 和 Blumberg 说,「我不想当你们的委托人了。我想成为你们的商业合伙人。」

  我和 Guvench 在旧金山进行了此番对线x 公司在西海岸的办公室。见面之前,他提议我去一家名为 Long Now 的咖啡厅。这家咖啡厅是非营利机构开的,主要是想让人们在这里培养「未来一万年」的创新思维。这家咖啡厅里装饰着太阳能系统的机械模型和 Brian Eno 的数码油画。Guvench 说,「我喜欢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的人都喜欢技术,但是他们花了力气去接触技术。」他身材有些粗壮但却又文雅,铮亮的光头,剪短的胡须,有着一双充满洞察力的眉毛。他说自己是「科技嬉皮士。」

  10x 公司现在有 80 位委托人。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在北美,有一个在印度,还有一些在以色列,另外还有一个在泰国。其中只有 3 名女性,Solomon 对这一数字表示沮丧。10x 签约的委托人基本上都是自由职业者,Guvench 对此表示这是公司的策略选择。他说,「这跟我们的激励制度一致。如果我们不知能一直让人才高兴,他们就会放弃与我们合作,我们也就没有了生意。」

  三名合伙人有各自的分工。Blumberg 处理他和 Solomon 手下的 11 名音乐、娱乐委托人,并负责公司的后勤:「会计、开发票、收账、花销。所有维持公司生存的事情,他都做。」Guvench 负责审查新的人才。潜在的委托人会填写一张问卷,有一位程序员说这是「史上最复杂的交友网站。」之后 Guvench 和 Solomon 会进行面试,查看他的交流技能。(我听一名潜在的委托人说过,在 Solomon 办公室进行的面试,「我们不只是想让委托人写代码和吹牛。」)Guvench 也做代码审查,测试委托人搭建的网站、审查他们写的代码。

  「可读性高,不管是电脑还是人来读。」毕竟,在程序崩溃、消费者投诉的时候,最后是人去修改代码。

  他也看代码是否简洁。Guvench 说,「有一个叫做 DRY 的编程原则,那就是『一次且仅一次』(Dont Repeat Yourself)。」一个糟糕的程序员会拷贝复制别人的代码指令好多次,比如说「让某个图片抖动」的指令会在代码中出现多次。但是优秀的程序员会将这个指令变成一条更方便的函数来使用。如果一行代码看上去重复使用了,Guvench 告诉我「人们就会说,『这代码很烂。』」

  优秀代码运行速度也很快。假设一个表单上有几百个选举人的名字,如果你想做成点击名字就可以查看此人的数据库中的数据和党派,「糟糕的程序员或许会写一个函数,然后让每个名字访问一遍数据库来获取内容。」这就相当于一只排球来回打几百遍。优秀的程序员会找到更方便的方法,或者说是秘诀。「他会写一个函数,这个函数只会想数据库发出一个问题:『给我这几百个人的数据。』」

  Adrian Holovaty,联合创造了 Django;John Coggeshall,PHP 语言的核心贡献者,他在 Slashdot 牛人新闻上看到 10x 后便加入了,他现在在底特律生活,称代理人为他配备了一名专员,使其生活更加简单。他说,「从第一天开始,他们就提供了了不起的价值」;Greg Sadetsky,加拿大地理图片专家,他联合创办的公司被 Apple 收购。他说 Guvench 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在跟懂行的人交流。」

  对于 10x 的委托人,Guvench 说,「我们的部分目标就是让自由职业减少风险,让委托人赚更多的钱。」短期项目有时多有时候少,所以 10x 的代理人会将项目分散出去,适应代理人的生活方式。在泰国的那位委托人 Greg Jorgensen,他的工作是「代码医生」,他专门修复老旧、破损的代码,平日里喜欢旅游和潜水。Jorgensen 跟我说,他偶尔会在附近的岛屿转一圈,然后每天回宾馆房间写上几个小时的代码。他说,「在办公室里干了 35 年,这种自由职业对我来说是巨大的飞跃。」

  对于客户,尤其是非技术企业,10x 会提供 Facebook 高管级别的快速拨号联系专员服务,以及在认识时候出现问题就能找到的联系人。Camille Kubie 运营着一家设计品牌公司,聘请了 10x 的程序员来为某大型医疗公司开发网站。她说 10x 的程序员写起代码来实在是「太牛了」。她也赞赏他们在人家关系方面的才能。有一次,他们需要与这家公司纽约办公室的人直接对话。「他们做得非常好。把他们拉倒人前,他们一点都不紧张,不尴尬。」

  现在有几家公司提供类似于 10x 的代理服务。比如 HackMatch,由 21 岁的 Dave Fontenot 创办,为程序员寻找创业公司。Fontenot 告诉我,「我不断地把刚毕业的人以年薪几十万的价格推荐给创业公司。」还有一家名为 OfferLetter.io 的公司,他们帮助工程师进行谈判,帮工程师推广他们的服务,聘请专家完善他们的资历。

  我和 Guvench 喝完了咖啡。那是阴冷、雾蒙蒙的一天。我们不行去 Guvench 的家,去见一些 10x 的委托人。Guvench 住在一栋意大利风格的房子里。客厅里放着许多乐器,有吉他、大提琴、电贝斯、鼓、班卓琴等。Guvench 的室友并不在家。我们碰见了一群有礼貌的年轻人,也就是那群人才。

  巨星的发现者跟巨星有很大差距。Solomon 告诉我,「一般来说,越厉害的人越不自我。」程序员倾向于贬低自己。(有一位潜在的委托人说自己编程速度「挺快的」;后来发现他是印度快速编程大赛的冠军)Solomon 猜测,这是因为两种职业在应对反馈上有本质的不同。如果你把产品放在 App Store 里,跟消费者进行的互动充斥着匿名的交流,你不知道对方是谁。与此同时,他说,「即便是档次最低的乐手,他在台上唱,下面也有 50 个人在听,唱完之后,也会有 10 个人冲过来跟他说『老兄,你的歌拯救了我的生活!』」

  但是也有相似之处,下班后也有相似的生活和相同的选择。巨星的发现人会遇到各种类型的巨星。Guvench 在咖啡厅曾经提过:前端,也就是设计师和 UI 工程师,他们做的产品要跟普通人互动。他说,「他们很时尚。尤其是设计师,穿着靓丽。」但是开始了解他们之后,Guvench 解释说,「你就会发现……」他停了一下,「脑子中出现的是络腮胡这个词。」后端工程师,比如数据工程师和系统管理员,「是最聪明的人,」他说,「他们或许在聚会上讲起话来不怎么有意思,但是他们跟电脑说起来话真是太厉害了。」他还说,当然,他的委托人中没有这一种老套的人。

  Shawn Feeney,蓝色眼睛,会网页开发、应用开发和 logo 设计。他说:我会做食材雕刻。他是世界知名的南瓜雕刻家,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水果雕塑吉尼斯世界纪录。他曾经为乔治•卢卡斯和总统雕刻过食材。Andrew Price 和 Matt Wood,是 Arsenal 三人小团队的成员,像伐木工人一样,穿着法兰绒衬衫和工作靴。他们是 UI 专家,曾在 Shopping Express 工作过。在业余时间里,他们做家具。Todd Siegel 是一名 iOS 开发人员,他设计、开发移动应用模板。Todd 很高,有些害羞,婴儿脸,略长的头发散在一边,看起来像是诗人。「我有点像书匠。」